切換隱藏選單

沒有痛苦,就沒有快樂

 蔡康永是一個非常逆向思考的人,幾乎所有主流的玩意與想法,他都不依附,在他的雜文或主持的節目中,蔡康永更是不斷地揶揄或質疑大家認為理所當然的事,就像他在專欄中提到:「我從來沒有喜歡過課本裡的民族英雄,他們到底追求了什麼夢想?他們到底帶給了誰幸福?」 而在他主持頗受好評的談話節目「真情指數」,蔡康永更是常常藉著向名人問問題,引發他們思考生命中最重要的議題,讓受訪者哭得一把眼淚一把鼻涕。 出身富裕、安逸環境的蔡康永,比一般人更敢揮霍,追逐自己的慾望與理想,不怕挫折,不怕痛。就像他在《痛快日記》的開頭所說的:「有快樂就有痛苦,沒有痛苦的快樂就不值錢。」 習慣問別人人生問題的蔡康永,是如何看待與解答自己的人生呢?

Q你是如何看待你的人生呢?

A很多人稱讚我的訪問節目做得很好,他們不知道的是,如果我很會問問題,是因為我很無知,我很容易搞不清楚狀況,所以我會問一些別人視為理所當然的事。

無知是因為我從小就像是在保護罩裡長大一樣,從小生活環境沒有讓我們了解,比方說世界很險惡,或是有人會失業。這些部分講得好聽就是無憂無慮地長大,講得難聽就是不知人間疾苦。

我的經驗是,有人一生中總會有好多年去掙脫他成長的環境。有人選擇不掙脫而安順地在裡面活,那樣也很好。

我跟侯文詠屬於掙脫的那一型。

我開始做事之後,如果要遵循我家裡的方法生活,我應該是沒有效率的、奢華的,耽溺於前朝遺老的嗜好裡。恐怕要花很多年才理解,這個世界跟我長大的世界是很不一樣的。

所以我選擇為自己做一些事情,來建立自己的世界,擺脫原來被賦予的世界。

這中間會有很多挫折,不過人生本來就是如此,不管掙不掙脫都是如此。

Q如果你對人生充滿了問題,你又如何尋求解答呢?

A其實我很愛拿這些問題來問朋友,好朋友們也是很樂於回答任何的蠢問題,這給我很大的安慰。這種安慰來自於你不管問什麼,都會有人回應。

人生的問題,其實不應該從沙特或波娃這些哲學家那得到解答,而是從週遭的小人物得到回答,不是因為他們的回答多麼有智慧,而是顯現出他們支撐人生的想法,這樣的簡單想法,卻可以支撐他們三、四十年的人生。

Q從你過去比較自由的工作方式,到今天開始創業必須全力付出與承諾,被後有什麼樣的力量嗎?

A我對工作只相信兩件事情,第一、是我不會去服務那些本來就覺得很快樂的人,而是給予那些感到孤單的人一些樂趣與撫慰,讓他們覺得自己跟一般人沒有那麼不一樣。第二、我想為文明中多加一些多元化的因素。我們的網路公司就是想要支持許多小眾的網站,這一點跟我的信念很謀合。

這家網路流通公司給我另一種樂趣,因為我沒有完成過這樣類似的事情。我做過很多工作,也曾經想拍電影,但是電影有太多人拍了,要我選非看不可的100部電影,我大概可以選出500部。要是蔡康永拍出一部曠世巨作,也排在500名之外。我也想寫武俠小說,非看不可的武俠小說可能只有10部,因此有很大空間。

但是這家流通公司的形式,之前幾乎沒有,所以讓我急著想做,相對來說,電影就沒有這種讓我非做不可的衝動。

當然願意做那麼大的付出,不只是因為我沒做過類似的事情。我幫報紙、電台或電視做節目,我都知道這個媒體有我,或沒有我,差別都不大,做得再好都不過是他們大花園裡面的一朵花而已,就像Discovery少了一部紀錄片,還是Discovery。但是這家公司在我手上完成,跟由其他人完成,絕對會有不同的模式。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