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繞著地球跑

跟許多人一樣,環遊世界是黃琡珺的夢想;和一般人不一樣的是,一年365天,至少有一半的時間,黃琡珺可以花在實現自己的夢想上。

從1994年開始擔任專業特約領隊開始,黃琡珺帶團超過130次,到過30幾個國家,團員總數約有二到三千人次。

回想六、七年前剛開始帶團的經驗,黃琡珺說,「常常覺得自己『玩』得比客人還高興,遇到可以血拼(shopping)的機會,更是毫不猶豫,回來後常發現刷卡花掉的錢比賺的還多。」到處遊山玩水,還有錢賺,的確是令許多人羨煞的事情。

不但工作時在「玩」,黃琡珺連休閒的方式,都會報名跟團,偷偷觀摩其他領隊的操作模式;或是挑個地點來趟自助行,體會帶團享受不到的深度之旅。

外向、開朗的黃琡珺常常覺得自己「天天都是星期天」,腦筋裡都是在盤算著下一攤要到那個國家去。旅行,成了黃琡珺欲罷不能的夢想。

工作,要不停地玩

不過,當旅行變成工作之後,有時真的想停,卻停不下來。玩,成了一件忙碌的事。

「我曾經有過在31天當中,有30天都在帶團。前10天在攝氏37度高溫的義大利,接著5天繼續頂著大太陽到蘭卡威,最後14天則帶團到必須穿著厚毛衣、大夾克的美加地區,」黃琡珺回憶在旅遊旺季時,像個拼命三郎般的工作狀況,「換洗衣物都預先整理好一疊疊放在床上。回家,只不過是要換裝行李,便又要出門了。」

一年有近一半的時間在玩,玩不膩嗎?黃琡珺歪著頭,想了一想,似乎沒有絕對的答案。

抱持好奇心,即使舊地重遊,也會有新的體驗。例如,黃琡珺去年5月帶團到巴黎,大家興高采烈在LV精品店狂購完出來,卻碰上大罷工,交通完全癱瘓,大夥兒提著大包小包,沿著塞納河走了4個多小時才到飯店。有點慘的經驗,卻讓黃琡珺有機會用另一個角度看巴黎。

責任感也很重要。「許多景點即使去過再多次,我也會跟著一起去,否則團員發生任何狀況我根本來不及知道。」有一次在關島,團員發生溺水事件,一直待在旁邊擔任「糾察隊」的黃琡珺,才能即時加入搶救行列。

不過,每每要帶團到已經流於惡質旅遊形態的東南亞,倒常教黃琡珺覺得苦惱。

在旅遊業界,許多特約領隊接團,必須先支付旅行社所謂的人頭稅,至於該趟旅程的酬勞,則全靠帶團員到特定商店採購抽取的佣金中賺取,「如果心裡一直盤算著要帶團員去消費,多賺一些錢,這趟旅程肯定無趣,而且壓力很大。」

重複地玩也就罷了,身兼導遊任務的領隊,還要負責解說,不斷覆述不知講了幾遍的歷史故事、典故,甚至是笑話。有時記不清楚,或是大家忙著睡覺沒注意聽,模糊帶過也是常有的事。

不過,有一次,黃琡珺帶團的一位老師竟仔仔細細地將行程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情記錄下來,事後並慎重其事地影印了一份送給她。黃琡珺這才驚覺到,即使講過千百遍,對許多團員來說可能是唯一的記憶。從那一次開始,黃琡珺更加體認到自己的責任重大,「對於自己所講的每句話,進行的每個說明,都必須負責,」黃琡珺說。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