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希臘群島的冬季旅人

島上的女人名字叫作凱薩琳。 凱薩琳是個普遍的名字。在希臘的每座小島上,你都可以找到叫作凱薩琳的女人。而在米克諾斯島(Mykonos)上的凱薩琳,經營著一家小酒吧,她的酒吧,就叫作「凱薩琳的酒吧」。在我描述凱薩琳的故事前,我想先告訴你,米克諾斯島是一座什麼樣的島嶼。

座落在愛琴海的藍色波濤間,米克諾斯島是基克拉澤群島(Kiklades)中的一枚寶石。翻開任何一本旅遊指南,你會發現米克諾斯島以「4S」聞名,這4個S分別代表陽光(Sun)、沙灘(Sand)、海洋(Sea)、性愛(Sex)。位於島嶼南端的裸體海灘「天堂海灘」和「超級天堂海灘」,是兩個吸引人潮的熱門地點。你可以想像炎熱的愛琴海夏季,米克諾斯島到處擁塞著觀光客,冷飲店和酒吧裡生意絡繹不絕,喝不完的雞尾調酒「瑪格麗塔」,夜間開往裸體海灘的公車班次一直持續到凌晨兩點,狂歡夜未眠。

然而冬季的米克諾斯島卻像是被世界遺忘。

在村上春樹的旅遊書寫《遠方的鼓聲》中,他曾經描寫了希臘冬季淒風苦雨的情景,他坦白地指出,除了便宜,11月以後的希臘實在沒有什麼值得好拜訪的。

然而這個冬天,希臘卻是異常地陽光明媚,你可以穿著一截短短的夏裝,走在那透明的天空和海水之間。一個咖啡座的服務生,一面替我端上一杯冰咖啡,一面不能理解地說道,「希臘的冬天從來沒有這麼熱過。」

並沒有太多人預期這樣難得的好天氣,所以雖然是海水正藍、風光如畫,米克諾斯島上卻是異常冷清,許多做觀光客生意的咖啡座和小酒吧都大門深鎖,不做冬天的生意。即使開門營業的幾家店面,露天的座位上一逕是空空盪盪,服務生倚在門口,無精打采地等著客人。

好幾次,我走進餐廳吃飯,從坐下來到離開,餐廳裡只有我一個客人。晚上我四處閒逛,想體驗指南書上介紹的「夜幕降臨,希臘人的生活正式開始」,然而逛了一個晚上,卻發現大部份的夜生活場所都關著門,四下靜悄悄地,角落裡蜷伏著一隻打瞌睡的貓。

所以我說,冬季的米克諾斯島像是被世界遺忘。

然後,我應該要解釋,為什麼我會在這個時候出現在希臘。

如果說,每個人的心也是一座島,我的這座島正經歷著一場漫漫的寒冬,那是一種情緒、一種孤獨感,感覺到自己被世界遺忘,意識著生活裡堆積著無數的挫敗,但是自己卻無能為力。對我而言,這樣的情緒並不是第一次,我知道那很難熬,但是你就是要咬緊牙關,讓自己熬過去,每熬過一次,你就更強壯一點。

而旅行常常是我用來尋找出口的方式,像候鳥,我需要飛到一個遙遠的國度,等待冬天過去。於是我動身飛往希臘,雖然事先我並不期待在這裡擁抱陽光。

我帶著相機在米克諾斯島上漫遊著,偶爾停下腳步,將鏡頭投向某個幽靜的角落。島上星羅棋佈著地中海風格的小屋,白色和藍色是主調,交錯著濃郁的紅和芬芳的黃,而佈局彷彿迷宮,我不斷地經過許多似曾相識的角落,像是張愛玲的句子:走不盡的幽幽的迴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