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家是談愛的地方

他35歲,工作嚴肅,在家搞笑,還有一個優秀、能幹、每天不知道幾點下班的太太。他最渴望的是溫暖與安定,就像記憶中小時候對母親的期待。

我有點保守傳統,但不是特例,就是一般的台灣男人,在公司很專業嚴肅,在家裡很輕鬆搞笑。但是現代女性強勢之後,並沒有可學習的對象。

現在女人要變,卻不知道分際在那裡?她們看到的母親都是待在家裡,現在她們要出去工作,學的是父親的影子。

我攜伴參加,應該以我為主

她要和一個能力相配的男性結婚時,還沒有想過兩人如何搭配?回到家裡如何分工?出席正式場合如何拿捏分寸?完全是一片空白。

在家庭聚會、同學會或是更大型正式聚會裡,男人心裡的天平是十分敏感的,台灣的女人卻沒有辦法拿捏分寸。這不代表尊卑,而是一種份際,那樣的場合是要適度給男人鼓勵。

兩天前我們參加一個餐會,來賓冠蓋雲集。我遲到5分鐘,但是離正式典禮還有25分鐘。我太太從我一進會場開始,就板著臉,我也不知道她為什麼那麼不舒服?貴賓在台上演講,她會搖頭表示不贊同,我們同桌都是長輩,我想那時候是不適合表達個人意見的。

台灣人對於正式場合的禮儀訓練比較少,大家都橫衝直撞、比較快速、比較粗糙。我是攜伴參加,以我為主,你是以太太身分出席,微笑就代表一切,不用像在公司內部會議,強烈的表達主張。

現代的優秀女性心思不在這上面,你的能力、資源、心思的重心都放在工作或績效。你的先生、小孩、日常習慣都會被相當程度的犧牲。那無關於智能,而是你的心思放在哪裡?你的社交能力是否隨著女性專業能力的增加而成長,這是有落差。

在會場中,你可能也是公司中的重要人物,等很急很趕的電話,但這是先生重要聚會,你是關機、轉成震動、簡短回應、還是一直說下去,你有不同的選擇,你心中的天平的哪裡?有沒有想過今天的會議的目的與效果是什麼?如果男女沒有默契,一定就有摩擦。

如果我參加太太為主的聚會,我也會問參加的人及場所是什麼?適度表達我對她的禮儀與尊重。

家庭的分工也要重新考慮,已經不可能要求太太做全部的家事,現在就是她洗衣服我晾衣服,她掃地我拖地,家事分成兩半。

我是一半女人,她也是一半男人

不過,這和過去成長的經驗相差很多。現在我回老家,我要洗碗,媽媽會叫我不要洗,請妹妹洗碗。這是一個默契,老家會阻止男孩做家事,覺得女性不做家事,男生做家事很可憐,上一輩是用這種心態看家務的分工。

回台北之後,沒有長輩時,兩個人就要協調出新的分工方式,比較中性,就是調適到我是一半女人,她也是一半男人。當男人已經走進廚房做家事,女人終究還是女人,應該扮演家裡安定溫暖的力量。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