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侯宜秀:在虛擬世界中,找回真實的自己

在眾人的驚呼聲中,侯宜秀離開全國頂尖的律師事務所,減薪近二○%,跳進成立不到半年的網基科技。「剛開始我爸媽都會擔心地問,妳到底有沒有拿到薪水?」侯宜秀笑著說。

換工作,其實是機會成本的比較。顯然,減薪近二○%、在網路公司「篳路藍縷」地捱過草創期,也不及在律師事務所的「耗損」。

<spanclass=’Doc’>比較機會成本

</span>

「為了事務所,我割捨掉太多自己有興趣的東西,」侯宜秀說。

人人欣羨的律師工作,侯宜秀卻覺得有大半時間在浪費生命,「常常要等開庭,很多東西一再重複。」做了兩年訴訟,接了幾十件案子,結案的竟只有兩件。

律師事務所裡,設有「無形的階梯」供小律師們爬:終點費三千八、四千五、五千五……,六到八年後,可以當上本地的合夥人,算是一個里程碑,「之後,還有很多東西可以爬。」

兩年前,侯宜秀去義大利旅遊。在蜿蜒迷離的威尼斯運河上,看到船上收票的人,很單純地享受自己的工作和生活,侯宜秀忽然「想起來」,還有別的過生活的方式。大學時代常常背著背包到處旅行的自己,竟已完全封閉在事務所裡。

「看畫、讀文學作品,我真的會因為這些事情感到快樂,可是為了和事務所的同事比終點費、比時數,我只好割捨掉它們,」侯宜秀說。終點費、時數讓她有安全感,卻不代表讓她快樂。

大夢初醒的侯宜秀,仍然在「大律師事務所」的迷思中掙扎了一年才離開,「對自己誠實還是最重要的,」她由衷地說。

<spanclass=’Doc’>承擔風險、勇於改變

</span>

從大事務所,跳到小網路公司,許多律師聽到的反應是,「去網路公司太危險了吧,不知道什麼時候會倒。」侯宜秀卻將這個風險,轉化為自己專業上的加值。

網路公司盛行策略聯盟、技術授權,因此對專職法律顧問的需求愈來愈迫切。然而,「台灣每一百個律師中,有一個想去就不錯了,」一位律師估計。

侯宜秀對「去網路公司的風險」,卻有完全不同的解讀:「即使公司結束,我也不可能虧本,因為我現在學的東西,都是對專業的加強、對自己的投資。」

網路產業已發展到一個規模,然而網路世界的法律規範卻相對顯得蠻荒,「在這個時候投入這個領域,我等於是參與了規範的形成,」她很慶幸可以躬逢其盛。

網基科技做的是開放原始碼的技術,侯宜秀現在的工作,除了要設計智慧財產權合約,還要為公司量身訂作和員工間的權利義務關係。「看到公司的制度一點一滴建立起來,真的很有成就感,」她驕傲地說。

與過去更大的不同是,因為抱著「投資自己、為自己工作」的心態,侯宜秀工作的興致很高昂,而且對時間、情緒的管理,也愈來愈能掌握。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