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讓青春無限延伸

「青春無罪,縱情有理」可說是三本書給人的共同印象。從美國到上海,從《拯救奧菲莉亞》到《上海寶貝》、《糖》,活生生的書中人歷歷眼前,為了愛情,可以沉淪,甚至吸毒;為了追尋自我,可以放縱,可以死在灑滿花朵的河。如此瘋狂不為什麼,只為自己而活……

書名:拯救奧菲莉亞

作者:瑪莉•派佛

譯者:張慧英

出版社:皇冠出版社

出版時間:一九九九年二月

書名:上海寶貝

作者:衛慧

出版社:生智出版社

出版時間:二○○○年九月

書名:糖

作者:棉棉

出版社:生智出版社

出版時間:二○○○年九月

奧菲莉亞是個快樂又自由的女孩,到了青春期,她卻失去了自我。

當她愛上哈姆雷特,一心一意只為他而活,她沒有自己的方向,而是拼命想迎合哈姆雷特和她父親的要求,她的價值只建立在他們的肯定,當哈姆雷特拋棄她時,奧菲莉亞哀傷過度發瘋了,最後她穿著美麗沉重的華服,淹死在一條灑滿花朵的河。

最近新興上海作家衛慧的作品《上海寶貝》、棉棉的《糖》,描寫身體探索、性愛生活、毒品、失控的女主人翁的殘酷青春,為國際所矚目,都有了好幾種外國語言出版的譯本,而且,拜《上海寶貝》被中共官方禁止發行,出版社勒令歇業之故,台灣簽得的繁體字中文版,在港台華人地區,都還銷售得很不錯。

我讀了她們的書,想到奧菲莉亞最後葬身的那條灑滿花朵的河。

這當然是受了瑪莉˙派佛博士著作《拯救奧菲莉亞》的觀點影響。

派佛做了很多年的心理輔導專家,她發現她自己在六○年代的青春期經驗,對於當今美國少女的問題,沮喪、飲食失調、吸毒、企圖自殺等,是派不上用處的。美國文化在女孩進入青春期早期時,就對她們當頭痛擊,雖然女性主義在公眾議題有很大的進展,可是我們正生活在外表至上、媒體氾濫和毒害女孩的文化氛圍裡,就好像奧菲莉亞,她的自我存在價值要靠別人來決定。

我每次聽到大陸朋友回憶鄧麗君的歌聲,當年是怎樣走進他們生命,那種刻骨銘心啊,我明白在毛澤東要紅小兵女將要武不要文,哪怕是一點點的陰性特質都不被允許的時代,忽然出現小鄧輕聲呵護、溫柔到肉麻的聲音,幾億人口都春風化雨了。

所以像衛慧把上海陰霉氣候,形容是女人的例假,她接受媒體訪問說,你不覺得上海很陰嗎?陰到她的Prada皮包都發霉了。她的句法有意思,聽起來好反動。

反動到我不介意她情節鋪陳,破綻一籮筐的小說了。

衛慧是個幸運兒,她是復旦大學畢業,做過記者、DJ,她有才情,沒吃過苦,「上海寶貝」書商為她辦簽名會,搞行動藝術,在男性內褲中心印衛慧大頭照簽名,上海一路簽到成都,《上海寶貝》商業運作而成名。

棉棉就很不一樣了,高中就與男友私奔,過著七○年代以後出生的年輕世代,在深圳消費大城市的動盪生活,吸毒、被男友毆打,有一堆從事性工作的朋友,後來回到上海以中學生的文字程度寫作,寫得驚心動魄,就像她在《糖》裡說,她痛恨一切被稱作知識分子,「這本書,是因為某個黎明,我告訴自己必須把所有的恐懼和垃圾吃下去,必須讓所有的恐懼和垃圾在我這裡變成糖。因為我知道,這是為什麼你們會愛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