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林夕╳陳樂融:我的砒霜是你的蜂蜜

港台作詞天王,獨家首度對談創作生活。

林夕是香港最著名的作詞天王。他的作品傳頌兩岸三地,膾炙人口。不管是陳奕迅的〈K歌之王〉、〈十年〉,還是王菲的〈紅豆〉、〈笑忘書〉,林夕以極為纖細敏銳的城市觸覺,抓住都市人心底疏離又渴望的微妙感情。香港詞壇這樣形容他:「詞人中的詞人」,以文人氣質遊走於主流與另類音樂中,文采多變,樣樣皆精。

陳樂融則是台灣少見橫跨創作與經營管理的音樂人,作品多樣,涵蓋歌詞、散文與戲劇。他填詞的作品〈瀟灑走一回〉、〈感恩的心〉、〈是否我真的一無所有〉、〈為了愛夢一生〉、〈天天想你〉…同樣是國語歌壇的經典,每一首都撼動人心。

有趣的是,各自掀起港台兩地歌壇風潮的兩大推手,長期以來竟然彼此只聞其名,素未謀面。在《Cheers》雜誌匠心獨運的邀請下,兩人首度同台對談,互飆創作心得。第一次碰面,現場就火花四濺,笑聲連連。

當林夕遇上陳樂融,這次要譜出什麼歌?

對你們來說,歌詞創作有無特別的意義?跟其他形式的創作有什麼不同?

林夕(以下簡稱林):作詞有時候是身不由己的,考慮因素很多。我算是大膽的作詞者,但還是要通過製作人這一關,往往在通過製作人之前,我許多好的idea已經被自己先刪掉了。

接下來,要讓詞與旋律配合,出來的成果,還要歌者能忠實呈現。寫詞與寫書最大的不同是,前者有太多一個人不能掌控的部份,甚至有時還要放棄自己的想法。

陳樂融(以下簡稱陳):我的心情跟林夕一樣。我的新書訪談了台灣14位作詞人,大家都有共同的困境,就是作詞人要面對旋律與字數限制,因為流行音樂通常以曲為優先,先有曲才去填詞。

不過,這也可以說是寫詞人的一種自負,你給我一個再普通不過的曲,我作出來的詞都能要幫你加分。

林:(靜靜聆聽中,突然出聲說話)這是事實。再芭樂的曲,都要把它寫得像是文思泉湧的作品(現場大笑)。

陳:當然中間也有沒那麼棒的。我還是填過自己不喜歡的曲,也只能守住自己的本分了!所以我在1989年開始寫書,那時就發現寫詞不能滿足我。

林:肯定是的。逆來順受,化腐朽為神奇(現場大笑)!

陳:作曲人不同意我們說他們是腐朽吧!

林:當然不是全部,但總有部份是比較腐、比較朽!我在2005年才開始寫書,因為有些想法也不適合放在詞裡面,另外一種不可能放進歌詞裡的,是理性且結構太複雜的內容,像國仇家恨議題就很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