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是數位原住民還是移民?

阿凡達效應的再衝擊

Q:2010年,你看到哪些新變化?

張志浩(以下簡稱張):從數位行銷來看,有兩個力量將影響世界,Facebook、Smartphone(智慧型手機)。在行銷史上,從2000年大家搶著做入口網站,做大媒體,到小眾、專業媒體,形成社群,再演進到一對一,這已經走到最精準的行銷。

未來,我覺得最大的改變是社群與一對一媒體的串聯,從mobile的平台整合,對廣告主、消費者都有很大的影響。

簡立峰(以下簡稱簡):從Google來看,這是connection business(接觸商機),社群網路當然是新的connection,但它已不只是個niche(利基)市場,而是又回到很大的媒體。我看到的是全球化的不斷進程,一步又一步。對Google而言是雲端化,對手機產業可能是mobileinternet(行動網路),科技讓全球化的速度更快。

我手裡拿的是Google的Nexus One新手機,這台功能已經像幾年前的電腦那麼強,不管是生活、工作、取得資訊的方式,都跟過去完全不同了。

張:我最近看到一個報告,把人分成兩種:30歲以下的叫做digital native(數位原住民),30歲以上的叫做digital immigrant( 數位移民),未來,digital native要開始要主掌這個世界。

我們公關部門做了另外一個調查:現在誰還用鬧鐘?你會發現,digital native的這群人早就把手機當鬧鈴;只有大於30歲的人還在用傳統鬧鐘。

簡:以前我們從沒有想過一個社群可以大到比國家還大,而且影響很多人;去年八八水災是有史以來第一次,政府資訊掌握的能力竟然沒有社群來得高。

根據尼爾森的數據顯示,美國人看電視的時間沒有減少,但不專心了,有50%的人同時在上網;下一代孩子是多感官同步接收資訊。我注意到,現在西方小孩,用手指頭講話的時間比用嘴巴還多。

張:過去兩、三年,我觀察年輕人進入社會後最大的不同,是被要求左右腦要平衡。念行銷的人必須學Flash軟體,要寫程式;工程師來寫Flash,也要有藝術、美感在裡面。這兩樣都有,找工作時就會非常符合市場需求。

除了左右腦平衡外,我覺得實體跟虛擬世界,也要鼓勵他們平衡。我發現年輕人在人際間碰到挫折,會往虛擬世界鑽,這是教育體制或未來社會應該關注的。

簡:對,從電影的「阿凡達效應」來看,恐怕會讓這事情更惡化。這對台灣尤其是個挑戰,因為台灣的小孩比歐美國家少戶外活動。根據統計,台灣人黏在網路的時間比其他國家都來得高,這不是件好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