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想學,但誰給我資源?

走遍全台,似乎處處都有大學可念,深入現場,卻發現從上課人數到教學資源都正無聲流失當中。由恐慌而引發的9月轉學潮、教學方式的質變,都是74萬未來人才的無限問號。

早上8點鐘,南台灣豔陽高照,位於屏東麟洛鄉的永達技術學院上課鐘聲響起,行銷管理系大四學生陳虹伶開了30分鐘的車來到學校,匆匆上了5樓的502電腦教室。

等了15分鐘,這間數位化教學可容納50人的教室,只來了6位同學,而且分屬兩個年級,所修的科目也不同。坐在教室右半邊的陳虹伶與班上第一名的越南僑生黎氏秋麗,修的是觀光日語,左半邊則是大二生,上的是基礎日文。

當陳虹伶與黎氏跟著老師練習會話時,隔壁排的大二學妹趁著空檔,開始看網路新聞,上Facebook玩起開心農場、養魚,順便吃早餐,似乎對上課不太有興趣。

等到老師轉身要求他們練習單字發音,以打分數相逼,同學們才勉強跟同學借課本,照著事先抄好的注音符號,把「お願いします」(日語「拜託您了」)念成「拉斯維加斯」。

面對這種學習氣氛,看在外表比同年齡者成熟的陳虹伶眼裡,早已司空見慣。她回想高中畢業之際,因考試失利,在就業、興趣、師資考量下,選了永達國際企業系就讀。

但沒想到大一進來還有20多個人,下學期就轉掉二分之一,加上連續幾年招生惡化,念到大三,當初選的國企系竟然從此消失,變成令她陌生的行銷管理系。即使一直保持班上前幾名,還是系上首頁龍虎榜上取得華語導遊、領隊資格的第一人,但今年一直徬徨是否該休學的她,不禁感嘆:「我已經不知道我在念什麼了,大學4年花了快50萬,又扛了助學貸款,這張學歷真的能保證什麼嗎?」

陳虹伶其實早在大一開始,就拼命打工,把賺來的錢拿去報名外面的語言補習班,且一口氣花了7萬2千元買了終身制,當同學到大四英文課還在學簡單的單字,她已經有基本的英語對話能力。

另一方面,比起同學們毫無規劃,她也未雨綢繆地為出路做準備。今年6月,她在枋寮火車站前租了個攤位,賣起珍珠奶茶,沒課就趕去做生意。除了每月淨賺一萬五,顧店空檔,還能窩在後面的板凳上,讀自己喜愛的日文、英文檢定參考書。「老實說,我早就認清不能靠學校,讀書要靠自己讀才有用!」陳虹伶若有所感地說。

和陳虹伶有著一樣遭遇與心情的大學生,並不是個案。

公、私校環境,斷裂成兩個世界

11月上旬,中央大學認知神經科學研究所所長洪蘭因擔任醫學系評鑑委員,在《天下》雜誌專欄發表「不想讀,就讓給別人吧」一文,對國內最高學府台灣大學醫學系學生學習散漫、浪費國家資源,以一句「尸位素餐」的震撼彈指責,引來社會激烈討論大學生的學習態度與台灣未來人才的競爭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