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雲門,永續進行式

浴火週年,八里排練場的佛堂、螞蟻、小孩和狗情景雖還深印在回憶裡,雲門持續舞著,要在不合身的政府法令中一步步重建永續家園。

八里。鼠、牛年冬春交界時,凍得格外抖摟。雲門八里排練場火災後11個月。

甫自泰國清邁返台的林懷民,眼角微紅,仍是那麼洞明世事看一切。傍著淡水河畔的家,瑟瑟寒風毫不留情地從一扇窗穿了進來,林懷民卻不准人關窗,「窗子不要關,開著頭腦可以清楚些。」接著,條理分明地聊了起來。

祝融焚毀了八里排練場,也燒出許多新事務,林懷民確實頭腦要更清楚。這一年來他馬不停蹄,清邁行是他在2008年唯一的喘息,他心中對很多事更急,但急事得緩辦,仍得從容地把事給理順了,按部就班去做。

向來很怕驚動人的林懷民,居然被一場意外的火災以最大分貝震撼了台灣社會,兩岸三地,甚至國際舞壇。這把火也燒出一個祕密:原來雲門八里排練場是一座蓋在農地的違章建築。

雲門人永遠忘不了火災後,怪手轟轟巨聲作起的那一刻,八里排練場的「殘骸」被一一挖起,雲門舞集第4個家就這樣人間蒸發了;這座朝夕相處16年的排練場,對林懷民的意義,則代表「緣盡」了。

再扎根的機會

多年來,西方的舞評注意到雲門舞作一個有趣的現象:幾乎不見高舉人的動作。

外界不清楚,雲門從第1個家到第3個家都是一般公寓房舍,受限於屋頂的高度,人一被抬舉就難免碰頭碰腦的,以致於抬舉動作逐漸從林懷民的編舞想像中消失了。

到了八里排練場,總算有了近6公尺高的屋頂,雖不再受限於天花板的高度,但雲門舞集風格卻成為:舞者蹲沉,向下扎根。

這一把火,把挑高6公尺的排練場化為灰燼的同時,披露了雲門排練場是違章建築。林懷民對社會大眾說:「在這夏熱冬涼的違章建築裡,雲門人卻視為天堂。」一時間,素來鮮為人關切的藝文團體排練空間成了社會輿論的焦點。

時任文建會主委王拓來看林懷民,表達想幫助雲門,卻沒有預算,不過,前總統陳水扁打算請國營事業伸出援手,林懷民則婉拒了,他不要任何的便宜行事,他期望合法化,於法有據、有預算,所有藝文團體的問題才能改善。

王拓迅速推動了立法,政府通過了每年編列2千萬元預算的「藝文團體緊急救難辦法」,於2008年上路。而文建會扶植團隊的獎助金,65個團隊合得1億元,在雲門火災後,新政府上台的2009年,編列了翻一倍多的2億3千萬元預算。

重生花瓣暫寄景美

在鐵皮屋頂傾頹、鋼梁扭曲的災後現場,王拓詢問林懷民是否有意願到景美人權園區?那裡曾是美麗島大審的軍法庭,包括柏楊、李敖、許多黨外人士,連王拓本人也蹲過苦牢的軍法看守所。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