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溫柔的武士之都- 金澤小旅行

沒到過正統的京都前,先訪金澤,就像品嘗一道爽口的「前菜」,徜徉小而美的古都氛圍,懷古的脾胃自然被打開;但若看過京都的優雅洗練後,再探金澤,金澤依然沒有失色,反倒像飽餐後的「甜點」,讓齒頰間多了回甘的餘韻。

為何鄰近日本海的古城金澤,與集三千寵愛於一身的京都比擬,既是「前菜」又像「甜點」?

北陸的「小京都」

說金澤是遊京都的「前菜」,在於兩者有太多神似之處。

走入金澤尋常的街巷,僅容旋馬的石板路上,老婦踽踽步出屋外,放下遮陽的竹簾,悉心整理角落一隅攀爬的牽牛花,偶遇採買的鄰人,頻頻的敬語與鞠躬,流露出與京都相仿,濃濃的「京町情緒」。

驅車穿越淺野川大橋,河右岸的東茶屋街,煤氣燈映照搖曳的楊柳,舉目可見的雙層木造樓房,在細格窗櫺的明暗之間,彷彿窺見珠搖玉墜的藝妓,登上懷華樓赭紅的階梯,在大廣間裡,撥弄三弦琴,吟唱著俳句與和歌。

某一刻,你幾乎以為自己身在京都的衹園小路。

信步來到河邊,又不禁迷惑兩岸綿延古色的屋簷,加上川床旁悠閒的情侶與飛鳥,此番水景不就是京都的鴨川?定睛一看,少了喧嘩的納涼床,卻多了昔日淘洗友禪布染的浪漫,原來眼前是素有加賀「友禪流」之稱的淺野川。

另外一條貫穿市區的犀川,流經香林坊附近的長町,為金澤最古老的用水渠道,則有京都哲學之道旁疏水的況味,極適合散步的小橋流水,似乎啟發了文人墨客的靈感,也造就了泉鏡花、德田秋聲、室生犀星等金澤3大文豪。

在美食部份,兩大古都更是互別苗頭:金澤不僅與京都、松江同列日本3大和果子之鄉,處處有百年老舖,連兩座古都的「廚房」——京都的錦市場與金澤的近江町市場,都分別以「京野菜」與「加賀野菜」兩大菜系分庭抗禮,而金澤挾著魚米之鄉的優勢,魚蟹肥美更勝一籌。

「老二哲學」成就金澤文化

若從高空鳥瞰,隨丘陵起伏的金澤,自古以來即是個為禦敵而設的城堡都市。

第一道防衛是在淺野川與犀川外圍的兩個寺廟群,其中有一座赫赫有名的忍者寺(妙立寺),廟中別有玄機,處處設有密道與機關,寺僧可是不容小覷,個個武功高深。

進入城內,則有構築如網眼一般彎曲狹窄的小徑和坡道,目的是讓敵軍攻入後,摸不清方向,當陷入死胡同,便能一舉殲滅。連武士們自家宅邸前,都鑿出寬大的水渠,平日用作運輸、飲水之用,戰時則化為護城河,禦敵之精可見一斑。

既然是座陽剛肅殺的武士之都,又如何能孕育出媲美京都的纖細文化?

答案就在一個人,他是日本戰國三雄之一豐臣秀吉的愛將前田利家。

當時,織田信長在「本能寺之變」被叛軍擊殺,前田利家轉投靠奪權的豐臣秀吉,並助其統一全日本。

由於利家與秀吉兩人自幼同在信長麾下,長大後又能一起打天下,為了情義相挺,秀吉選了稻米產量豐盛,且有佛教干政的金澤一帶,作為利家的領地,既是賞賜,又想藉深厚的信任,鞏固其在北陸的勢力。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