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低調,非常低調

有人說,我好像不是很強勢。我個性不跟人家爭,所以不會有強勢領導的風格。但是我相信,只要低調、圓融、不攬功,就會有人幫忙一起解決問題……

有人說,我好像不是很強勢。
我個性不跟人家爭,所以不會有強勢領導的風格。不過,我心中有一個方向感,
這個方向感我不能夠偏離,我要用這個方向感,帶我到達我要的目標。

好像,那台灣田庄囝仔,牽牛犁田,
今天這隻牛牽出來,有那一些田要犁完,他就去犁;
有時候你看他怎麼會這樣溫溫吞吞的?他不會吵,也不會爭,
但是,他終究會把那些田犁完。

我不善於表達、比較拙於媒體公關,但其實我一直在做溝通協調!
溝通協調,就是要把心中所想的讓人家知道,而不是包裝、做秀。

我相信,只要低調、圓融、不攬功,就會有人幫忙一起解決問題的。

五輕是一個指標

一九九○年,民國七十九年六月,郝院長提名、李總統派任我當經濟部長。郝院長跟我素昧平生,他召見我說,「我要你當部長,雖然我跟你不認識,我查過,你來做很適合。要怎麼做,你心裡頭有沒有什麼打算?」

我跟他分析,台灣的經濟,我看到最大的隱憂是,投資意願很低,民間的投資,幾十年來,第一次成長下降,而且幅度不小。為什麼會這樣?第一,治安非常不好,治安亂,很多有錢的、中產階級的人都跑了,到澳洲、到加拿大去移民,一走了之。第二,環保運動興起,很多要投資製造業的,裹足不前!再加上工人難請,工資上漲,變成投資不振,影響消費、影響出口,所以經濟下滑,大家對整個景氣悲觀。

我認為,政府所計畫的投資案,中油五輕是一個指標,這個案子已經延宕四年,歷經李達海部長、陳履安部長到我,如果都還沒有辦法排除後勁居民的抗爭,民間當然更沒有勇氣來投資。所以我說,五輕是一個指標計畫,障礙要優先排除。

我說這兩樣,治安一做好,指標計畫又可以重新開始,台灣經濟很快就好起來。他一聽就說:「那就這麼辦,第一件事情我做,第二件事情你做!」

郝院長劍及履及,他自命為「治安內閣」。

治安會報就這樣產生的!他真的很認真,每個禮拜開治安會報,把治安相關首長通通找來,一個一個問這個案子你要怎樣做?他有執行力,命出必行,才三、五個月,整個治安就回轉起來了!

而我就去推動五輕、六輕,包括後來的彰濱工業區的復工。這些事啊,老實講,都是非常困難,以現在標準來說都是不可能達成的任務。期間的環保運動、民間團體、媒體,通通都是站在批判的立場!
但是,因為有郝院長,他全力支持,所以我非常的感激他,有他這樣一個長官,你就不用怕。另外,我也體認到,溝通五輕最需要的就是協調的能耐。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