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戴立忍:自在,是人生最好的境界

太多不同角色的詮釋,每種都一樣深刻動人。那,什麼才是屬於41歲的戴立忍真實人生的表情?

他騎著DUCATI重型機車,穿著鮮黃色同牌夾克,準時抵達採訪地點時,距離今年金鐘獎影帝揭曉,與他擦身而過那一刻,還不到48小時。當天報紙影劇版的頭條寫著:「戴立忍缺席《白色巨塔》金鐘慶功宴」。

但脫下安全帽後,戴立忍的臉上看不到太多情緒。他點了一罐薑汁汽水,燃起菸,談起自己的故事。用的是既細膩又粗獷的語言,在深思的想法中帶著幾分不羈,於是明明是一張成熟男人的臉,卻在眼神裡還可以找到20歲青春的叛逆。

這麼多複雜的元素,組成戴立忍獨特的氣質,或許也說明為什麼他能創作、編劇、導演、演出,樣樣都來,幕前幕後毫無障礙的切換。

電影是我最早認識世界的開始。

我父親是老師,小時候他從台東調到高雄,我們在高雄大概搬了4次家,所以我10歲以前的環境一直變動,學校一直變,朋友也一直變,唯一不變的,就是每個地方都有電影院。我自己回想起來,那個地方對我來講反而是比較安全的,比較熟悉與共同的空間。

一個黑盒子裡面,世界在眼前開展,當時對電影的感覺就是這樣。直到當兵前,我幾乎把所有錢都花在這上面,相較於後來有的「電視兒童」名詞,我是個「電影兒童」。

愛作夢吧!很早,心靈就被戲劇震動

除了電影,從小我也喜歡看書。國小六年級,家裡左邊的登文書局,是高雄市數一數二大;另外一邊牆的右手邊,是小說漫畫出租店。我父親對我們是斯巴達教育,只有學習跟勞動,沒有遊戲,所以能做的叛逆,就是跑到隔壁去看書。我從國小就開始看何索、李敖 ,還有柏陽的書。

當兵前,我談了一次很深刻的戀愛。當時我們想著退伍後一起上台北,我去念電影,她去念政治,因為她想當外交官。但就在我去金門當兵第3個月,她在台灣不幸因為意外過世了。

後來的一年半,是我人生最困惑的時候,我這輩子大概只有那時候覺得生命失去方向。後面就再也沒有了。因為我很早就接觸到一個能跟我心靈互相震動的事情,就是戲劇,一直到現在,震盪力都沒有減弱。

退伍後考大學,唯一只對電影覺得熟悉。另外也因為拉著死黨看電影看多了,大家開始哈啦,以後我們拍一部屬於自己的電影。每個年輕人都覺得自己的生活很屌嘛,想把它轉化成電影,這也是原因之一。

不過,我還是搞錯了,因為我沒看過舞台劇,所以自己妄加詮釋:以為戲劇系就是電影系(笑)。家人並不支持,我爸一直拿影劇版的花花草草來告訴我,你想要從事這種行業嗎?可是我相信電影可以不要那樣。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