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我的金曲後記

評審,或許和任何工作都一樣,要經過團隊間各種專業和主觀情感的磨合;工作的過程和結果,也都要回歸真誠......。

上月底第23屆金曲獎頒獎典禮落幕,夜裡11點多,我快步衝出場外,台北小巨蛋周邊滿是人潮與計程車,火速攔下一輛,朝家直奔。

連同這一屆,是第3回擔任金曲獎評審,前兩回分別是第16及第17屆。那時剛學著將樂迷的熱情轉化成專業的推力,只是操作起來甚不熟練,經常高舉著自己的喜好與他人衝撞,把不同的意見視作敵方的毒箭,後來才逐漸明白所謂獎項及評審團制度,自有其溝通與取捨的邏輯,所有參與者帶著自己的專業認定與主觀情感,彼此說服與被說服,形成某一程度的共識,最終選出得獎者。

今年接下任務之初,由於已經累積了各方評審經驗,對於會議桌上即將發生的攻防了然於心,但也因工作關係接觸了更多創作及行銷人,開始轉而關心「真誠」這件說來虛幻卻異常重要的事。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