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最正常的人生原則,就是無常

平常大多長髮披肩的王珮華難得把頭髮挽起來,這使她看來又多出幾分婉約。不過,一開口說話,快速簡潔的有力口氣,加上帶著幾分豪氣的笑容,馬上就讓人感受到「超級製作人」的幹練與犀利。

確實,說到「犀利」,她一手催生的電視劇《犀利人妻》,不僅在當時引發收視熱潮,即使已經下檔一年多,裡面的經典對白與場景,仍舊不斷被網友用來回應各種新聞事件,而且「笑果」奇佳,儼然變成一種社會語彙。

王珮華向來以敏銳捕捉社會的現實面見長,20多年前她製作《中視劇場——花系列》時,高度張力與充滿衝突性的劇情,已經屢屢掀起話題。但即使很早就鋒芒畢露,碰到盛行一度的偶像劇風潮,仍讓王珮華沉潛了將近10年。

「很多人碰到低潮就離開了,但我還在,我繼續做。」儘管量少,但自嘲「不多才,所以單一路線」的王珮華,始終不曾離開崗位,也因此才有後來的作品高峰。

接下來,從電視劇延伸出的電影版在8月上檔,對首度擔任電影導演的她,又是一項大膽嘗試。身為演藝圈少數「長壽」的製作人之一,她怎麼看待這段路?又怎麼詮釋自己掀起的「犀利效應」?

Q:妳怎麼看待「犀利人妻」這部作品引發的各種效應?到現在,裡面的台詞或場景,還經常被網友拿來回應各種新聞事件。

A:我不意外,我們是活在當下,我的作品就是觀察社會氛圍,要和一般人生活結合的。

做《犀利人妻》時,我探討的是外遇,這個議題是不分族群的,當然過去很多戲劇都討論過。但我找到一個新角度:現在女人不同了。以前女人做為外遇對象時,多半躲起來,不要跟「正宮」對打,現在的女生不這麼認為,所以才跑出來那句經典台詞:「在愛情的世界裡,不被愛的才是第三者。」

我想凸顯的不只是外遇,而是雖然有些價值很細膩地隨著時代改變了,但是被背叛的痛還是一樣深。我把它放大,讓觀眾可以感受到。

Q:從過去的《花系列》到《犀利人妻》,在妳這些探討兩性關係的作品中,有個主軸嗎?

A:做為女人,就是比較為難,要為人妻、人母、人媳,所以要有智慧選擇,選擇人生中妳能做好的部份。要求自己每樣都做好,那痛苦的是妳,人家也不見得會給妳掌聲。我希望告訴女人,在每個當下分辨妳可以要什麼,學什麼。

我不是個七老八十的製作人,我也一直跟著戲劇成長。我找到旁邊的人關心的、遺失的、困惑的,然後把它當作標題,用戲劇包裝跟撞擊。我做戲不是為了教別人,而是我也在學習,跟我的觀眾一起。

Q:據說妳少女時期也是瓊瑤小說跟文藝電影的愛好者?從那種純情夢幻到成為對社會脈動敏感又銳利的製作人,中間經過什麼過程?

A:我很喜歡從新聞中找資料,把從裡面讀到的個案做為素材。以前我做《花系列》時,裡面探討自閉症、家暴、顏面傷殘,不是為了矯情,而是這就是真實社會中的狀態。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