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香港我來了

走過97回歸和SARS風暴,香港一掃外界疑慮,從多項漂亮的經濟數字來看,她再度穩固了亞洲商業與金融中心的地位,也重新在台灣企業心中種下希望種子。 在無國界工作時代,年輕一代挾著語言、文化或專業上的優勢,來到大中華區的入口,不論金融業、傳播業、公關行銷……

對台灣人來說,想要進入大中華區,走向亞洲、甚至是全球市場,香港是距離最近的入口。

「香港一直是區域中心,在這裡你可以累積到有價值的區域工作經驗,」這是荷銀資產管理(香港)公司大中華區零售事業發展部的個人投資經理陳怡如,來香港工作的最重要目的。

說話速度飛快,不時夾雜著標準美國口音的英文,有主見的她,早描繪好未來的生涯藍圖。

紐約華爾街是她最終目標,以一個台灣人的身分要在華爾街出頭,大中華區經驗絕對是很好的加分,「這幾年在香港工作,就是為了未來做準備。」

因為靠近中國市場,加上英國殖民遺留的法治文化與國際化,香港建立了其他亞洲城市難以撼動的地位。然而,1997年回歸中國後,卻讓香港的未來曾蒙上一層陰影。唱衰香港,《時代》雜誌認錯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