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業務和作家有機循環,雙倍精采

理性的科技公司業務、感性的新銳小說家,這雙重身分,30歲的葉揚不但能隨時隨地演繹自如,更產生「魚幫水、水幫魚」的絕妙效應。

阿媽,我會是好人,全都是因為妳的栽培。

FYI,我很想念妳。

──葉揚,〈阿媽的事〉

一篇描寫阿媽與自己從小到大相處點滴的短篇小說,沒有華麗的辭藻,卻充滿溫暖與情感,讓這位首次投稿的女生,從367件作品中脫穎而出,一舉獲得2010年的時報文學獎短篇小說組首獎。

她是葉揚,今年初,更出版了第一本短篇小說集《FYI,我想念你》。

現實生活中的她,打扮不文青、說話不咬文嚼字,還天差地遠的是個整天與數字、績效為伍的資深業務經理。

不能決定太多工作,那就掌控筆下人物

工作忙碌到有時候下了班仍得與客戶應酬,葉揚卻幾乎可以維持每天寫作,因為創作帶給她的是「療癒」。

「在業務工作中,大多數時候,事情不是由自己決定,」葉揚說得直接,但在故事中,她卻能隨心所欲控制筆下人物,即使白天工作遇到不愉快,也能在書寫的過程中化解。

回溯開始寫小說的理由,其實還是跟工作有關。那時她還在寶僑從事洗髮精的品牌行銷,某一次,她想要下網路廣告的版位,竟然被捷足先登,於是葉揚不甘心地去查是被誰搶走,竟然因此看到文學獎徵件的廣告。洗髮精賣久了,她心中早有股「除了賣洗髮精,我還會做什麼?」的疑惑在醞釀,文學獎廣告就像個觸媒,啟動葉揚心中一直想要「做些不一樣的事」的念頭。

奪下首獎,等於是對她這項「業外能力」的肯定。2年多來,葉揚不間斷地寫,「文字創作」跟「業務成交」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活動,竟然在她身上融成一個有機循環:寫小說有助於做業務,做業務也有助於寫小說。

寫作練邏輯和揣摩,工作都適用

比方說,過去製作簡報時,葉揚通常從第一頁開始做到最後一頁,但做著做著,會發現前後出現矛盾,導致無法得出最後想要的結論。

寫小說時,她也發生過一模一樣的狀況。有一次,她在某篇故事的最後一章提到,男主角的父母雖然不捨,但還是到機場送機。收到稿件的出版社編輯很不解的問:「我不知道妳的用意,男主角的媽媽不是在第3章就死了嗎?」為了不讓自己再發生如此尷尬的狀況,葉揚開始注重寫作的脈絡,先有一個希望的結果,再去延伸枝幹。

回推到工作上,如今她做簡報,常是先把最後一頁寫好,然後從目的慢慢倒回去鋪陳,一步一步引導聽眾往她希望的方向去。

另方面,藉著寫小說,培養出葉揚的洞察力。小說要好看,人物對話都必須顯露「人味」。她要自己盡力進入角色、了解某個角色的思考邏輯,這種揣摩的過程,在業務工作中每天都用得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