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知道什麼叫二十一歲?

眼看著兒子從少年變成人,龍應台發現她完全不了解兒子的內心世界,在沉默與無力感中,她找到了一個開門的方法。在封閉的兩代關係中,青年兒女的煩惱和中年父母的挫折,有沒有一個可以打破沉默、開始溝通的窗口?一本跨世代、跨文化的兩代交鋒對話即將登場,你從來沒想過:兩代人是可以這樣面對面的。

親愛的MM:

老實說,你的答覆讓我吃驚。你整封信談的是生命敗壞的過程──你的身體如何逐漸乾掉的過程,就是沒看見你說,隨著年齡你如何變得更有智慧、更有經驗,也沒說你怎麼期待「優雅變老」,寧靜過日。我以為你會說,老的時候你會很舒服地躺在搖椅裡,細細敘述你一生的偉大成就──你基本上不需要顧慮金錢或工作,家庭也都安樂,我以為像你這樣處境舒適的人談「老」,會蠻閒適的。

所以,要感謝你啊MM,消滅了我對「優雅地老」的任何幻想,給了我一籮筐可怕的對老的想像。

我沒想過二、三十年後的事,會讓我煩心的是未來兩、三年的事。有時候,我會想到人生的過程:先是,整個世界繞著你的爸爸媽媽轉,後來是,比比誰的玩具最好玩。玩具不比了之後,接下來話題就永遠繞著女孩子了。什麼時候,女孩子又不是話題了呢?我但願永遠不會。

我的意思是說,什麼時候開始,老天,我和朋友們談的不再是文學、足球、電影和偉大的想法了,我們談的是「私募股權投資是不是好的行業」,我們談的是哪個公司待遇最好,誰誰誰和哪個上市公司老闆有交情。感覺上,我們好像又是蹲在沙堆裡玩耍的小孩,只不過,現在拿來比的不再是誰的爸爸媽媽最棒、誰家房子最大或誰的玩具最多。

不久前我在上網的時候發現我從前的女朋友也在網上。好幾年沒聯繫了,我決定給她寫個幾行字,打個招呼。其實心裡還希望她最好不在,那就不要尷尬了,可是不幸的是,她就在,而且立即回應,而且話多得很。我們談了一會兒之後,她告訴我,她要結婚了,她和未婚夫正在找房子。我禮貌地問了一下她和他的認識經過什麼的,然後就匆匆結束了談話。

不是說我對她還有什麼不捨的感情,而是,我的感覺很奇怪。

可是,還沒完呢。上禮拜我收到一張照片:我的一個高中同學穿著白紗結婚禮服,那是她的婚禮。

我的錯愕,就和那天上網知道前女友結婚的感覺一樣:難道這就是了嗎?已經開始了嗎?我們不是剛剛還擠在煙霧繚繞的小酒吧裡高談闊論,為歌德的詩吵得面紅耳赤,不是剛剛才喝得半醉在大談我們的未來──怎麼現在已經在結婚、在成家了?

不會吧?不可能吧?

不是應該還有一個階段,我們開始談事業、結婚、家庭,怎麼有人已經開始身在其中了?那麼在事業、結婚、家庭的下一個階段,我們是否也要提早談關節酸痛、大小便失禁、替換骨盆和老年癡呆症了?

在奇怪的情境中轉進轉出

你知道我的人生處境嗎,MM?我其實已經在面對人生未來的壓力和挑戰──學業的和事業的,但是在家中,只要我和你仍住一起,我還得像一個十二歲的孩子一樣被看待。「你的房間好亂!」你說。「功課做完啦?」你問。「兩點了,該睡了吧?」你催。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