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We Are Young, Should Be Wild

韓國「騎馬舞」紅遍全球,看看國內娛樂圈,吹的又是什麼風?懷舊不是問題,對當代社會視而不見才是問題。

如果他們不能靠教育、工作與民主得到他們的夢想人生,他們應該靠什麼?如果法律連他們都不能保護,政府連他們都不照顧,社會要往哪裡去?如果中產階級都抓狂了,其他人哪有社會反叛的餘裕?──〈中產階級的消失〉,《第三人》,胡晴舫著

經常慶幸自己擁有興趣與專業天差地遠的臉書朋友們,比傳統媒體更健康地餵養著關於(部份)世界運作的現況,儘管很多時候,現況叫我們無能為力,連署、抗議,然後又是下一個議題,回神才發現忙著對抗那些厭惡的,疲於奔命,忘了自己喜歡的……。

就是這樣差點錯過那電影,幸而有幾人接力討論,維持了它在臉書動態牆上的熱度,終於讓我瞧見了,立馬約了其他友人進戲院。那些把好搖滾樂視作人生美好部份的電影,總能輕易便贏得歡心。《壁花男孩》正是如此毫不費力弄哭了自己好幾回……然而搭著「隧道歌」David Bowie〈Heroes〉,主角說出“And in that moment, I swear we were infinite.”時,中文字幕將之直譯為「永恆」,觀看時覺得有些文不對題,對照那三人劇中的處境,私以為意思應該更接近「無敵」。請教了擔任口譯的友人,她建議翻成:「那一刻,我發誓,沒有任何事能阻擋我們。」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