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哈佛的最後一堂課:有時,人生就像場荒謬的考試

哈佛商學院有個悠久的傳統,在每一科的最後一堂課,教室裡聽不到個案研究討論,也見不到學生七嘴八舌爭相發言的情景,只有任課教授對台下這群菁英學生,說一段文憑也給不了的人生智慧…

無論你多麼熱愛工作,工作都不會愛你。
不需要保有自我,但必須做到表裡如一。
不要因為得過且過,而錯失改造世界的機會!

離開校園多年後,文憑、理論都不再重要。
面對困難的抉擇時,我總會想起那一席話,讓我重新看見人生中該有的勇敢、價值、無限的可能…

有時,人生就像場荒謬的考試

要抓住眼前機會有所作為,實在需要勇氣——勇於抗拒別人製造的喧囂與狂熱,勇於藉助科技開發種種可以創造永恆價值的新商務模式。

想做到這點,還要發揮個人的毅力、操守、自信、企圖心,以及認真從正面改造世界的欲望。這對任何冀望在不夠明確、甚至極不明確的情況下謀取機會完成決策的人來說,都是艱鉅的任務。

每次提到這些挑戰,我就時常想起我讀哈佛大學時的一場期末考經驗,下面就跟各位分享這段頗富戲劇效果的陳年往事。

動物學期末測驗

我曾在大二下學期莫名其妙修了一門動物學。當初為何幹這種事,我也不清楚,不過,我倒是知道我這輩子只打算稍事涉獵或完全不碰生命科學,既然動物學還算有趣,我乾脆隨隨便便把它列入選修,達到學校當時的修課規定就行啦。

期末考時,這門課的測驗方法有點古怪。學生魚貫走入當時學校最大的一間考場,也就是紀念堂的交誼廳(現已改做新生餐廳)。這間蓋得像天主堂的大廳四面都是木板牆,部分建材為磚石,是為了紀念南北戰爭時期陣亡的師生而建造。

大廳這頭有座能容納一千多人的圓形劇場,那頭則是面積好比足球場、從這片牆到那片牆之間全長可以排好五百張大桌的餐廳。除了偶爾舉行校友晚會,只有兩種活動用得到:一是歡迎沒見過社交大場面的膽怯新鮮人初次參加校園提供的一系列無聊課外活動;一是拿來考試。

負責監考的傢伙是個大肥仔,我們只知道他叫「監考博士」。謠傳監考博士是位老研究生,還被戲稱為「G17」,意思是十七年前他就進了博士班,至今還沒完成論文。得天獨厚、前途無量的大學部學生就成了監考博士的眼中釘,無法討他歡心。

詭異的考題

監考博士跟一大群考生保持距離,透過一具震耳欲聾、連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用了也要得意萬分的擴音裝置,通知大家考試何時開始與結束,藉此鞏固他的權威感。

他會握住一根長長的金屬支架頂端,對著一根長得像一九三○年代那種早期收音機麥克風的玩意兒講話,當然也用同樣的擴音器「好心」提醒大家考試過了多少時間。這些提示的次數實在太多,音量也實在太大,以至於他一發聲,立刻引來陣陣痛苦的哀嚎。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