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搶救邵曉玲的關鍵24小時

2006年11月18日,台中市長胡志強夫婦的人生有了意料之外的轉折;對奇美醫院柳營分院副院長李浩銑而言,這一天他又再度面對行醫生涯中的「驚險級」急救任務。上一次是2000年總統大選時,他擔任319槍擊案的總統急救小組召集人。說起這次搶救邵曉玲的危急時刻,李浩銑的心情仍有些激動。病人躺在眼前生死交關,身邊環繞著一群等候他下最後決定的大夫,外面是心急如焚等候消息的家屬。

《Cheers》雜誌特地南下奇美醫院,專訪副院長李浩銑,談談他如何在時間壓力下,完成搶救邵曉玲的任務。

第一時間我們低估了她的病情。進入開刀房,麻醉之後打開傷口,我看了都愣住了,情況遠比預期的要嚴重。

剛被送到醫院時,邵曉玲雖然意識不完全清醒,但還可以說話。那時我問她:「有沒有心臟病、糖尿病或高血壓?」她說都很好。她的心跳也沒有特別快。按照常理,如果是危急情況,心跳會加快,後來才知道她每天都服用心臟病藥,所以心跳不會太快。第1次手術:左手臂截肢

晚上10點,第1次進手術房,原本希望拖到第2天再截肢,讓市長有緩衝時間,但是打開傷口一看,不馬上截肢是不行了。

急救過程驚險連連,邵曉玲的心臟兩度接近停止,急救一直沒起色,其他醫生甚至問我:「如果真的不行了,是要留在開刀房,還是送回加護病房讓她走?」

剛到醫院時還能開口說話,怎麼一轉眼就病危?當下只有一個念頭,無論如何都要把人救回來,所以繼續做心臟體外按摩,終於把她從鬼門關前搶救回來。

半夜2點才完成截肢手術,原本已經準備送回加護病房,卻看到她的肚子開始鼓起來。

照了超音波,發現腹部內出血,得再進開刀房。可是每個人都在納悶,到底是哪裡出血?之前照了兩次超音波,也看了電腦斷層,都沒問題。邵曉玲弟弟、署立彰化醫院院長邵國寧也有些懷疑地問我:「你要開哪裡?」

以家屬的身分,他根本不想讓姊姊再忍受開刀的痛苦;但就醫生的身分,即使只有一絲希望,也要去試。20分鐘之後,他把簽好的手術同意書拿給我。第2次手術:切除脾臟

開刀後才知道是脾臟出了問題。邵曉玲因為休克、低體溫,再加上心臟體外按摩以及長期服用藥物,凝血功能非常不好,平常人只要10分鐘就能止住,但是那天我們卻花了4小時,必須有一個人專門壓住出血口,手痠了就換人,最後只能用縫合的方式才能真正止血。原本只有小破皮的脾臟,出血情況極速惡化,只好緊急切除。

手術完成後還來不及鬆一口氣,邵曉玲的心臟功能又不行了,我們開始考慮是否要用葉克膜。但是葉克膜的使用有風險,其中之一就是破壞凝血機能,邵曉玲的凝血機能已經很差。當時機器設備都已經準備好,第1次討論了40分鐘,還是決定不用。但是等到晚上10點,實在撐不下去,只好用了。解決不完的突發狀況

從18日晚上8點之後的24小時之內,就這樣一直在解決各種突發狀況。每個人都神經緊繃,盯著病情,抓對時機搶救。

就像第1次動手術時,以為只是進行左手臂手術,因此沒有動用到心臟血管外科的醫師。誰料到開刀時邵曉玲的心臟功能出問題,才緊急打電話請心臟外科主任鄭博智從台南的家裡趕來。當時正好在隔壁開刀房的心臟血管外科李光主治醫師,就被我緊急抓來出公差。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