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朱德庸:漫畫家 在台北體驗全世界

有多久,沒有一個人放慢腳步、身心放鬆地走一段路了?漫畫家朱德庸這幾年靠著走路,讓他得以釋放心靈的巨大壓力,重新找回「生活」裡一點一滴的感受。

工作室位在台北市遠企購物中心正對面的大樓裡,一下樓整條敦化南路的林蔭綠意,是他口中「觀光路線」的起點。

在台北街頭環遊世界

他常常一個人和太太兼經紀人馮曼倫在人車稀少的假日,一路走到松山機場,再拐到充滿生活味道的民生東路老社區;或者從仁愛路轉到臨沂街、溫州街等小巷弄,探尋烙印時間刻痕之美的日式建築。

即使出國,他也幾乎從早到晚在不同城市裡走著。有一年在北京過年,他和太太在細雪紛飛的街道上,一走就4個多小時。

「我們最常在週六或週日時,在台北街頭進行『環遊世界一日遊』,」朱德庸說。

常常走到某一個角落,他會想起那像是舊金山的某一角;或者某天的陽光、氣溫,會讓他重溫在國外旅行的記憶。雖然太太馮曼倫不盡然都同意他的形容,卻會感染他所描述的愉悅氛圍。

就連用餐也不例外。「我們常走路去一家日本人很多的日本料理店,周圍的人都用日語交談,感覺真的好像在日本。」

朱德庸最後歸結:「這個時代販賣太多感受,但沒有一個是真正屬於你的,所以你更要去找回自己心靈的感受。」

「工作常讓人遠離了本性,當你離開本性越久,壓力就越大。」這是他從走路的伸展過程中,獲得的體會。

沒有「過程」的成功

25歲還在當兵時,朱德庸就以《雙響炮》走紅市場,之後《醋溜族》、《澀女郎》在報刊分別連載10年與13年的輝煌成績,將他的事業推向頂峰。

事隔多年,朱德庸回想:「那是一段沒有過程的成功,莫名其妙畫了、人家用了、我就紅了。」

「當時印書等於印鈔票一樣!」朱德庸形容成名後,財富也瞬間暴增。

但是,當他為筆下的人物製造幽默色彩時,他的生活卻漸漸失去顏色。

幾乎賠掉婚姻

他開始對電話鈴聲感到恐懼。過去超愛放假、一有機會就搞笑的性格,完全被各種五花八門的邀約取代。一旦忙完後,腦袋立刻陷入空白,只能靠一堆周星馳的搞笑電影排解緊張。

有一天太太提醒他:「你變得不愛笑了!」

「我哪有!」他冷漠否認。

太太要求他:「可不可以暫停下來,減少工作量?」

他卻像刺蝟般回應:「不要!我沒什麼不對,一切都大好,我為何要停下來?」

咆哮大吵的音調越來越高,最後朱德庸投降了。「當時幾乎是快要賠掉兩人的感情……」他說。

「念書時,我的人生是被看作失敗的,因此當工作後,我開始覺得自己可以做一隻獅子,卻忘記這個社會還有雞、鴨、狗、豬甚至爬蟲類等,當每個人都想當獅子時,那是很痛苦的。」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