導演瞿友寧:親愛的奶奶,最後把我的刺變軟

睽違7年推出電影新作《親愛的奶奶》,金鐘獎導演瞿友寧這次以自己和祖母為藍本,刻劃出祖孫間深刻的情感。電影溫暖、感性,透過一個奶奶疼惜地摸著孫子頭的畫面,觀眾立刻有了共鳴,只因這是所有人心底都曾有過的記憶。

25歲前,年輕的瞿友寧驕傲、不可一世,與家人間疏離多過親近。隨著經歷事業低潮、奶奶過世累積而來的體悟,讓瞿友寧逐漸找回自己的本質,作品呈現出的溫度,更能剛好扎入人心。

現在的瞿友寧,學會平靜地去體會老天爺的安排,也懂得珍惜身邊的美好。

小時候家裡還滿苦的,一個星期只開伙一次,這時媽媽會準備10個便當盒,讓我每天中午、晚上各吃一個。但當我把便當送去蒸後,其實根本不想拿出來,因為拿出來的便當通常會有點酸或硬掉、高麗菜還變成黑色。那段辛苦的生活中,奶奶帶我去看電影這件事,就變成一個很浪漫、逃脫現實苦難的過程。

爸爸很早就過世,所以媽媽其實很嚴肅、很兇,碰到我做錯事,她會把我吊在樹上用皮帶或小竹條抽打,抽到全身流血;奶奶則很疼我,像慈母一樣把我從樹上放下來擦藥。

國小畢業後,我就開始叛逆,常在外面玩,高中又很常往外跑,半夜偷溜出去夜遊,從一開始開著大門正大光明出去,到拿枕頭、衣服變出一個人型放在床上,再鎖上門、翻牆出去,就只是想逃離,有段時間跟家人的關係是不好的。

跌落高峰,用6年時間尋回人的溫暖

大二時,我得到新聞局優良劇本獎,那是30萬元的獎金,隔年參加也得獎,第4年再參加又得獎。那時得獎的大多是陳玉勳、林正盛、李安等導演,我只是個學生,卻在人才薈萃的比賽中得獎,氣燄因此很高。

25歲,我拍了人生第一部電影《假面超人》,在當時是台灣最年輕的導演,連帶覺得自己好像沒有什麼做不到。但電影慘敗,票房只賣了4萬9千多元。更重要的是評論,影評人分析說這個導演不會拍電影,台灣電影就被我們這些人害慘了。

當你在一個被捧得很高的情況下聽到這段話,就像被丟到谷底,所以,當時我決定不要再拍任何戲劇或電影,只接接案子。

我以為我大概就只能這樣了,可是後來的6年(1997~2003年)中,我拍了很多罕見疾病小朋友的紀錄片,為了在很短時間內讓他們相信我,更需要用真心去讓他們接受我。這個過程讓我開始感覺,親近人是件很需要的事

我以為自己好像很可憐、很苦,卻看到比我更苦、但對生命更在乎的人。從小我因為父親的事情,很害怕面對死亡、害怕寂寞,只是,在這些人面前,我又算什麼?他們讓我看到在現實生活中可以珍惜、做到的,我卻為什麼不做?我比他們更有條件。

面對失去和離別,才懂得柔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林大涵:要說服別人投資你?

除了必須吻合社會價值觀,更重要的一點是…

許銘仁:賣「台灣的人情味」

不要被自己的不足困住,找專業協助準沒錯!

生涯顧問

徐重仁:不要做吃掉時間的事

對年輕人我有一種使命感,對生命的熱情熱愛。

黃之峰:社會運動是我的信仰

被迫成熟的一代,為改變衝出螢幕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