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心有安所,人自然就定了

雖然舞蹈讓我學習喜歡自己,但開始進入一種更悠然自得的生命狀態,卻是這兩年才學到的事…

「也許我一直照著別人的方向飛,可是這次,我想要用我的方式飛翔一次。」這是國際知名舞蹈家許芳宜去年參與電影《逆光飛翔》中,膾炙人口的一句經典台詞,也某種程度代表了許芳宜一路走來的心情寫照。

從學生時代的欠缺自信,到從舞蹈中找到自己的價值,之後脫離父親為她描繪的人生藍圖,隻身獨闖舞者聖地紐約,10年歲月,讓許芳宜成為國際知名的舞蹈新星。近年她更開始嘗試創作、編舞,甚至帶領台灣年輕舞蹈家踏上舞台,由逐一人之夢,變成逐眾人之夢。

令人好奇的是,一路上她「敢夢想」的勇氣,是打哪來的?許芳宜的逐漸蛻變,正是段探索自我、接納自我,進而讓自己發光、追求真正獨立與自由的成長歷程。

小時候,我們都習慣從家人、朋友身上,尋找依靠的安全感,成長卻讓你學會「獨立」是無可避免的宿命,生命終究要自己面對。

當然,學會獨立,並且獨立得快樂、獨立得自在,是一件相當不容易的事。我們不妨問問自己,在只有自己一個人時,是否還能由衷地感覺到平靜與安全?

如今的我,即使遠離家園、身處他鄉,內心卻一樣能感覺安定。因為心找到家,身體是心的家,身心合一,就是找到自己。身體、心、自己隨時伴著走,無論走到哪兒都是「家」的所在。

許多人常說:「做人要做自己。」我很想問:「那你真的認識自己嗎?」至少對我來說,從喜歡自己、認識自己,到能自在的與自我和平相處,是一段相當漫長的歷程。「做自己」,絕對沒那麼簡單。

高中之前的我,與其說是獨立,不如說是「孤僻」吧。從小功課不好,在同學面前,我常覺得抬不起頭,感覺全世界都在孤立我,我也以不理人、「裝酷」來武裝自己。

直到遇見舞蹈,我的生命才算找到了出口。一上了台,燈光亮起、音樂響起的那一剎那,我就瞬間「變身」成另外一個人,從隱形、退縮的許芳宜,變身為另一個比現實生活讓我更有信心、更有安全感的角色。

因為舞蹈,我開始學習欣賞、喜歡自己。

1994年自國立藝術學院畢業後,我申請到文建會與瑪莎.葛蘭姆舞蹈學校(The Martha Graham School of Contemporary Dance)的獎學金,為了成為一名職業舞者,隻身去到舞者心目中的聖地──紐約闖盪。

在紐約,學會與自己「交流」

在紐約的日子,2年半裡,我搬了6次家,凡事靠自己打理,辛苦不在話下。前3個多月完全找不到工作,就在心灰意冷之際,我考上了依麗莎.蒙特舞團(Elisa Monte Dance Company)。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