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明日行進曲》連載2:奮力求生存的失敗者?

【直木賞名家】石田衣良媲美《在路上》的經典之作!一本傾聽「失落世代」心底沉默怒吼的公路小說,繼《池袋西口公園》之後,再掀日本青年渴求改變的狂潮!揹起背包,這就上路吧!把迷惘、不安、孤獨和對這個世界的憤怒統統拋在身後,或許,在邁開腳步以時速四公里前進的同時,我們將有機會看到不一樣的自己和未來……

住在這街上的人,不稱呼車站兩側為北口南口或是東口西口。而將廣大空無一物的工業區被稱作「後站」;百貨公司與餐飲店林立、有公車迴轉道的那側,則叫作「前站」。

一直以來,四個人都生活在後站,因為工廠、宿舍都在這裡。接連前站與後站的是一條地下道。提著大行李的四人,就在地下道裡閒晃著。牆壁上不知什麼原因,畫了鞠球和戴著斗笠拿著葫蘆的女子,或許是當地的祭典吧。天花板內部的建材都已斑駁剝落,展示窗裡掛的是十年前的偶像海報。

「嗯,白天經過這裡更讓人覺得冷清啊,看看這兩人,已經三十歲了,根本就是大叔了呀。」豐泉說著,邊用手指著褪色的偶像海報。

平常只有到前站的居酒屋去喝酒時,才會經過這地下道。但是,畢竟是沒什麼背景的菜鳥派遣員工,所以,這種機會並不多。

揹著波士頓包的伸也說:「這樣揹著全副家當走路,好像流浪漢呀。」

豐泉行李箱的滑輪聲,在水泥地下道裡迴響著。修吾用著緩慢地速度,平穩地走在三人的前方,扛著背包的背部顯得特別巨大。

「不過,我們真的很像流浪漢啊。被人從宿舍趕出來,沒有棲身之地,只能不斷尋找新住所,一直都只能這樣。泉,你要回哪裡?」

泉是個喜歡用手撥弄自己長髮的怪傢伙,儘管他的頭髮一點也不散亂。

「我爸媽住在池袋,我應該會在那裡待一陣子吧。但是,我跟他們沒什麼話說,也不想久住。陽介呢?」

「我家在舊社區,爸爸一個人住在東陽町的公寓裡。爸爸老了之後才生我,所以,現在已經退休靠年金生活。回去休息一下,就得另外找工作跟住處了。」

伸也的聲音在地下道內迴響:

「哦,你們兩人都在東京啊。我是橫濱,在鶴見附近。雖然有個家,但是,不想回去。我爸是個老頑固,根本聽不進別人的意見,是個奮力求生存的失敗者。」

矮個子的伸也提高了音量,對著走在前頭的修吾喊話:

「喂,你是哪裡人呀?」

修吾沒有回應。不耐煩的伸也叫著:

「聽到沒?你在哪裡出生長大?」

大塊頭只是沉默地走著。四人之間的氣氛急轉直下,陽介試圖緩和尷尬的場景,說道:

「如果不想講,就算了吧,每個人都有不想告訴別人的秘密。」

爬上地下道的階梯,眼前是車站前方的迴轉道。這裡與工廠林立的後站不同,超市和複合建築物像要包圍車站般羅列著。八月,猛烈地日曬下的迴轉道上,毫無人影,只有兩台空車的計程車停在路旁。

「這麼冷清,真是讓人感到意外呀!」

高高的台座上,豎立著背對著天空的農民雕像。背上揹著像似稻穀,但是,遠遠望去,卻像裝垃圾的塑膠袋。唯一能讓人感到人味的,也只有這座雕像,其他的景色只是像攝影結束後,遺留下的精巧地方都市模型組合,絲毫沒有一點人們在這居住、活動的感覺。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