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每月3千元,存子女教育金不難

每到過年,總會讓我想起小時候家裡發紅包、拿紅包的畫面。那時候家裡很窮,爸媽不曾給過零用錢,過年時親戚們發的紅包,是我們唯一能「拿到」的錢,但「拿到」不代表可以自己擁有與使用,通常是在客廳裡開開心心收到紅包,然後走到廚房,就被「沒收」了。

每到過年,總會讓我想起小時候家裡發紅包、拿紅包的畫面。那時候家裡很窮,爸媽不曾給過零用錢,過年時親戚們發的紅包,是我們唯一能「拿到」的錢,但「拿到」不代表可以自己擁有與使用,通常是在客廳裡開開心心收到紅包,然後走到廚房,就被「沒收」了。

因為家裡沒有多餘的錢可以回包,所以媽媽的做法是,把我們幾個孩子拿到的壓歲錢分一分,再發給親戚的小孩。例如我們拿到4包紅包,親戚帶了兩個孩子來拜年,那就把4包的錢加總起來除以2,回包給親戚的孩子。所以說,那個年代我們家族的情況是:互換壓歲錢,誰也佔不了便宜。

家裡沒錢,對於金錢的渴望當然不小,我是一直到了上大學,才有自己的零用錢,那可是當時最最重要的資產。我記得那時每個月拿1,200元,這筆錢包括我來回台北、嘉義的車錢,所以我必須省吃儉用才能過生活。既然連「過生活」都得想盡辦法了,當然不可能有其他娛樂開銷。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