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想畫畫、想有學校讀,要這麼難嗎?

國三生的女兒恬恬,兩週來幾乎每晚都在她房裡讀書和勞作到深夜,全神投入在「金字塔綠環保建築」勞作中。只是像她這樣的孩子,從進入國中開始,每天除了學校制式化的國文、英文、地理、歷史、化學……擠得滿滿的課程後,還要花更多時間在她最大的興趣上。每天晚上都已經10點過後,見她還穿著學校制服坐在房裡,投入那麼多時間繼續背那些背不起來的中國各省地理位置與特產後,才開始真正開心的做她最喜歡的拍片剪接、立體多層次卡片、三角透天咖啡屋模型……。

其實這些她最擅長的、表現特別出色的,根本對她升高中基測分數幫不上半點忙。果然恬恬這週都不敢跟我說,她申請免試的學校全都沒錄取!而且,3年來她最喜歡的琵琶、鋼琴和畫畫幾乎也都荒廢。闖進她的房裡看她的綠環保勞作幾近完成,我心裡想,像她這樣專心投入在一件環保勞作的孩子,如果是在米蘭,應該是各校都搶著要的學生。

贏在起跑點,輸在終點?

突然又回想起國中時愛畫畫的自己,被教育體制所迫,也是放下畫筆,終日課後都要坐著公車到台北火車站前的南陽街,坐進「讀書工廠化」的補習班,只為了3年後能擠進200人只錄取1名的大學窄門,那是我這輩子前途光明的年代,每個週日都一個人偷偷的爬去中和烘爐地福德宮拜拜,求神別像學校一樣放棄我,不要讓我沒學校可去,我不要去當麵包徒弟……看來,現在這一切和30年前我的國中時代相比,幾乎沒有改變。可憐與我同命的女兒,可憐所有最乖巧、繼續背著從來都沒去過的超大中國的各省地理位置與特產的孩子。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