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天氣沒有好壞

歡喜、悲傷沒有絕對,正如同天氣好壞一樣,帶給不同處境、不同時光背景的人不同的感受。你的歡喜,很可能是踐踏著他人的悲傷而來。

從京都啟程,乘坐子彈列車到廣島,只用了區區1小時又40分鐘。一路上晴空萬里,見不著一片卷雲。這樣的天氣往往是絕佳的「攝影時刻」,身為攝影愛好者,巴不得懷有遁身之術,馬上直赴目的地。

下了火車,疾步前往太田川上的T形相生橋,那是二戰時美軍投下一枚被稱為「小男孩」的原子彈的投擲點。原爆區已不見狼籍,繁榮掩蔽了歷史的傷患,只留下一小片殘牆斷柱供來自各地的世人憑弔。

周遭的場面激不起一絲強烈的震撼,反而是橋上的車水馬龍與高樓林立給人有種錯覺,68年前的一埸世紀浩劫真的在這裡發生過嗎?

唯一能夠求證的地方,是建在T形橋下流1公里處的和平紀念館。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