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用泥土重寫人生故事

根據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去年線上調查,高達9成民眾曾有過回歸田園的夢想,儼然成為一種反璞歸真的新生活選擇。創造屬於自己的農耕生活,門檻並不高。不妨循著以下幾個故事的腳步,踏出你的田園初體驗!

一個操著新加坡口音的年輕背包客自門外探頭進來。

「請問阿江在嗎?」

「他有事出去了。我們正要吃晚飯,你先進來吧!」

一夥人在廚房七手八腳準備起晚餐,不久,幾道簡單的菜餚被端上桌。大家各自聊著白天的見聞,與新加入者寒暄,還嚷著晚餐後要去附近河堤看星星、睡覺。來自新加坡的新客是都市孩子,聽到將有浩瀚的繁星可以欣賞,一雙眼睛睜得好大!

這是宜蘭南澳自然田「打工客棧」夜晚一幕。飯桌旁的成員包括熟女、小學生、上班族、剛從大學畢業的年輕人。大家來自四面八方,每個人背後都有些故事,但到了這,卻都敞開心胸。桌上的菜餚新鮮但簡單,睡覺就是一個通舖而已,他們也不以為意。

失落者來此,暫停後重新出發

崇尚自然農法、在南澳經營打工換宿已2年的農夫陳昌江(阿江)指出,愈來愈多人把親近大地的渴望化為具體行動,「打工換宿」如今成為最風行的管道之一;在每年4月的插秧時節,扣掉長期志工,陳昌江那4甲地最高曾一天有600人次來回,讓他的自然農法耕種,可以完全以手工插秧。現在他不只種稻,更加種樹豆、花生等作物,「便於消化過多的人力」。

對於人們為何熱中來農場打工換宿?阿江有妙喻:「打工換宿的人通常有『3失』──失戀、失業、失去人生方向。」許多在心中感到失落的人,透過田園生活,尋回自己邁出下一步的方向與能量。

對不少上班族來說,這是他們「換工作的假期」,亦即從一個工作轉換到下個工作中間的空檔。例如有位在美術館工作的八年級女生,她每次換工作都會來南澳一次,一待就是2週,彷彿把這段歷程當作一種「再出發」的儀式,象徵一個新階段的開始。

邊勞動邊思考,重拾人生充實感

1982年次的黃鴻文則是另一個有趣的例子。研究所攻讀環境工程與安全衛生的他,之前在台塑工作。職場上為升遷布局,常演出「步步驚心」戲碼的生態,讓他很難適應;天性喜歡大自然的他,一直不斷思索是否能擁有更健康的工作環境。

一個「到東岸走走吧!」的念頭,讓黃鴻文今年1月提出辭呈的當下,中午一打包完,就直接驅車來到南澳。打工3個月後,他決定就近到東澳的幸福水泥上班。雖然薪水較過往減半,他卻自認拾回自己想要的人生,找到一群樂於分享的朋友。下班之餘,就來幫阿江修整之前被颱風大水泡爛的客棧。

黃鴻文比較各地的打工換宿:「有些農場是生產型農場,打工真的是純工作;但這邊比較偏家庭式,無為而治。我觀察,8成以上的人都是純『體驗』。」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