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順從自然,當文青也當農夫

隨著浸淫日深,若愈發覺得自己嚮往田園生活,把業餘農事「升級」為人生的第二事業,也並非不可能!執鏡過《賽德克巴萊》等片的攝影師江申豐,就是一個好例子。

10年前,他搬回苗栗老家,「一方面是為了讓孩子有更快樂的童年,另方面也是方便照顧年邁父母,」江申豐說。回到苗栗苑里後,他受到新農法啟迪,與大半輩子務農的父親在施肥理念上常起勃谿。「我心想,只有自己做給他看,才可能說服他,」江申豐說。

於是他先從家旁邊的小菜園開始,試著自製廚餘有機肥,竟然成效不錯!他接著租了親戚的田種植台梗9號及越光米,並施用中興大學運用生物科技研發的微生物肥料,從內改善稻作體質。

但這套做法遠較一般農法費工,等於每個月都要按步就班、施放不同肥料;加上種出來的稻葉不若傳統種法的呈現深綠色,讓老父相當不安心,總趁他不注意時偷偷幫他施傳統肥。

就這樣,父親與他各擁其田,父子倆像在「別苗頭」。在電影圈工作了20多年的江申豐,平時在片場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發號施令者,但半途學農,難免面對各方挑戰,更別提初期產量少,成為大家揶揄的對象。

「幸好我圈內外的好朋友多,獨立銷售的成績這兩年開始發酵,」他開心的說:「現在我們『精米所』的品牌知名度快比父親高了,他也比較信任我,預計5年內達到收支平衡。」

為了理念,和老天「磨性子」

以在台北的所得選擇到農村生活,生活品質提升了,但靠天吃飯的務農生涯著實辛苦。江申豐形容,那是在「磨性子」,「夏天曬到昏,下雨淋到死」,加上初期賺不到錢,他完全是靠攝影正業在貼補種田的虧損。

但每當心生放棄念頭,一想到師父陳坤厚導演初次吃到他家米時的讚歎神情,或是奧美廣告朋友贊助設計的米袋包裝,這些友人的鼓勵在在支撐他繼續走下去。而堅守不退更重要的原因在於,眼見父親長年受糧商剝削,「我要證明,不靠糧商,我們也可以活下去!」

天賦與專業不衝突,欲望簡單卻滿足

提及攝影專業侃侃而談的江申豐,現在聊起農事同樣頭頭是道。只見他活躍於田埂間,得意數著田旁的南瓜、地瓜、四季豆、苦瓜、土肉桂甚至玫瑰,「廚房裡缺哪道菜,就來田裡摘。」他一面說,一面指著旁邊另一棟透天厝說:「你知道嗎?這棟房子月租才5,500元,搬來這裡,只要跟鄰居混熟,光是吃人家送的菜,就不會餓死。」

萬一碰到攝影時程緊湊時,他如何兼顧農事?「用電話種田,3通搞定!」江申豐笑著回答。他指的「3通」是:翻田1通,插秧1通,收割1通,請人代耕。只有施肥他盯得緊,請太太監督,務必依照規定的步驟進行。

在工作不忙的空檔,他便親自下田,一天弄一小塊田,反正不趕時間,勞動成為他最佳釋放壓力的方法。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