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待宵花開時,金門初體驗

融合閩南、僑鄉和戰地文化,金門這塊土地的黏性很高,讓人來過便不想走,即便走了也想再回來看看。古厝洋樓、軍事遺跡,高梁花生芋頭,石蚵與鱟、路與樹,候鳥與人;金門重新勾起那一份無以名狀的鄉愁,從堅毅到燦爛,在慢慢走踏之間,看見珍貴也重拾感動。

台灣,是美麗島。金門,是「浯洲」,我美麗的小島。

金門很不台灣。金門是美麗島之外的,美麗小島。離台灣二百二十七公里,金門,跟台灣很不一樣。

之前,沒有日據的五十年;一九四九以後,做為兩岸冷戰五十年的前哨站──金門跟台灣,整整有一百年不一樣。不一樣的時間,不一樣的空間,不一樣的月光。

驚豔、停格、不可思議,都不夠形容,金門初體驗的震撼。不過是五十分鐘的飛行距離,一踏上金門土地,時空立刻歸零、感官必須重新座標,視野是三百六十度站在發現的邊緣,空氣是末世情懷。

世界上沒有一個地方像金門一樣,從天上的鳥、海裡的魚、地上的礦物動物植物,到人的眼神、說話的語氣,老的少的,喜怒哀樂,無不被鄉愁深深浸泡過。

特殊的血液試劑,已上了外太空偵測火星生物蹤跡,念舊的古生物鱟,形貌還跟四億年前的祖先一模一樣,在古寧頭四百公頃海域保護區,長長的潮間帶,有鱟游走。有斯土而有斯物、斯人!穿過綿延的時光隧道、歷經生存的驚濤駭浪,鱟和金門人一樣,依然保有「最初的執著」。

同樣在古寧頭,高粱田邊遇見阿娥,隨著她東走西走,尋找野生「一條根」,經過兩個小時,遍尋不得,「從前在這裡,一直都是有的,」不放棄的阿娥,帶著一縷失落,沒入草叢中,繼續尋根去。

住在山后十八間大厝,二十出頭的王宏洋、王思婷兄妹介紹金門必訪景點──花崗石碎石場舊址,像一幅畫;燕南書院看舊日金城,得月樓看水頭聚落,建功嶼看落日。最後,兩人都認為自家門前是金門看星星最美的所在,「看到,會喜歡。金門是深刻型的,要去感知,才知道。」

「不該近的太近,不該遠的就是這麼遠,」隨意聊天,金門文青出口成章。在金門,懷舊或執著都是一種美德,是存在必要的DNA。

歷經數十年沒有收音機、沒有風箏、沒有皮球、沒有安全感的日子,縣長李沃士認為常常需要在田裡撿傳單的金門人,是「兩岸最有資格講和平的人」。今天,戰地滄桑已化為文化沃土。金門已是世界研究冷戰的重鎮。遍佈全球的金僑,加上獨一無二的戰事遺跡,讓金門擺脫兩岸,成為有世界高度的金門。

跟金門比起來,台灣有兩代人「喝資本主義的奶水」長大、普遍不知道甚麼是「戰爭」,我們所熟悉的,無非是「競爭」。

一百五十平方公里、只有半個台北市大的金門,古蹟四十五處、歷史建築一百四十七座,整個島就是一座博物館。走過金城老街,古物店裡,元朝老甕、明代粗陶、清初的泥塑三太子……,「南明往事話興亡」,物證遺跡,比比皆是。愛好老物的人,來到金門,肯定陷溺。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