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王小棣:拍戲,是我和社會的對話

拍戲拍了35年,歲月在王小棣身上留下的痕跡不是皺紋,反而是愈發濃烈的童心和熱血。

說童心,當她斜背著書包、踩著夾腳拖、襯衫下擺隨意露在短褲外,酷酷地邁開大步出現時,真像個剛下課的小學生──事實上,不管是談起作品驀地閃閃發亮的眼神,或是蔓延開來爬滿整臉的笑意,那股純真勁,還真和孩子沒有兩樣。

說熱血,上個月,有關王小棣的新聞可能更多是和街頭運動有關。不僅邀請公民上街給文化部建議,聲援抗議苗栗大埔民宅強拆的大學生在拉扯中受傷,她除了當天晚上就到醫院探視,隔天更在報上為文呼籲:「在學生濺血、教授被捕之後,溫柔而堅定」。

王小棣是導演、是編劇、是開啟許多人戲劇生涯的「小棣老師」,不過,另一個隱藏在這些身分中的她,或許更接近是個真誠、溫暖的社會運動家。所以她的作品總是格外清新動人,不靠複雜的運鏡和劇情鋪陳,卻能直指人心。

隔了3年再度開拍電視劇,這次她仍把探照燈轉向社會需要的地方。8月底在公視上映的《刺蝟男孩》,描述社會底層的少年如何面對內心困惑與環境誘惑。不管用作品、行動還是聲音,王小棣始終認真用她的力量和社會溝通,從不曾猶疑過。在惡劣的台灣影視圈環境中,這樣的堅持身影,也就顯得分外動人。

為什麼會選擇中輟生的故事,做為探討題材?

偶然間,有朋友邀請我去彰化監獄看看,我才知道,那是國內第一個做「藝術療癒」的獄所。走在那裡,我感到他們快把藝術學院「幹掉了」(笑),因為有人學南管、有人學打鼓、還有人學布袋戲、做燈籠,平均年齡只有25歲,但我很驚訝,在他們臉上,我竟然看到了一種屬於專業表演者的神采。

另一個機緣,是我之前拍《酷馬》(編按:2010年王小棣導演電影,根據真人真事改編。一個17歲男孩被另一個未成年少年誤殺。他的母親曾藏著水果刀上法庭,想親手為獨子報仇。但2年後,她開始去監獄探視對方,一路陪伴、鼓勵,直到他上大學。)因為這個戲,很多法院、地檢署邀我去跟受保護管束或犯罪的少年接觸。有些小孩跟我說:「導演,我覺得我們永遠不會被原諒,所以想託妳跟媽媽說:我愛她。」當時聽到這些話,真的很難過。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