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白領階級血汗工廠:工作過量6大原因

曾幾何時,藍領階級的夢魘也發生在白領工作者的身上。企業獲利成了至高無上的原則,白領工作者只是企業的生產工具之一而已,不斷的被壓榨,以創造出最多的產能。員工不斷拚命的工作,只為了保住隨時有可能失去的一份微薄工作。科技更是強化了企業對於員工的壓榨,科技的無所不能,真正的受惠者不是工作者,而是企業。

晚上5點29分,從曼哈頓開往紐約市郊的史卡戴爾(Scarsdale)的地鐵,一如往常的擁擠。吉瑪擔任某家大型企業的行銷主管,30分鐘的通勤時間,只見她不停的接電話、打電話,根本顧不了旁人奇異的目光。

「這樣我才能在5點左右離開公司,和家人一起吃晚餐,」吉瑪苦笑道。然而,回家只是另一段工作的開始,晚餐結束後,她又開始回覆手機的留言。「我根本無法放鬆自己,生活中除了工作,還是工作。」

擔任《企業》(Inc.)雜誌財經編輯與《彭博個人理財》(Bloomberg Personal Financial)總編輯的吉兒.佛雷瑟(Jill Andresky Fraser)於2001年出版了《白領階級血汗工廠》(White Collar Sweatshop)一書,揭露了90年代末期美國景氣繁榮的背後,白領工作者所面對的殘酷現實。

全年無休的工作文化、薪資的縮水、工作缺乏保障,如今白領工作者所身處的職場環境,宛如過去剝削藍領階級的血汗工廠的翻版。

90年代由於全球化趨勢,許多大型企業紛紛將生產基地外移至勞工成本低廉的國家。為了提高生產力,嚴重剝削勞工的權益,例如低薪資、超時工作、不支付加班費用、限制行動自由、非法雇用童工等。

如今白領階級工作者也開始走上相同的道路。所謂「血汗工廠」(sweat shop)的管理方式,就是不斷的「壓榨」工作者的勞力、時間、與金錢,取得企業的成長與獲利。企業亮麗業績的背後,其實是犧牲了所有工作者的利益。

時間越來越不夠

根據美國家庭與工作協會(Families and Work Institute)於2001年發表的《工作過勞》(Feeling Overworked: When Work Becomes Too Much)調查報告顯示,有28%的人表示時常感到工作過勞(over worked);有28%的人則感覺被工作的負擔壓得喘不過氣來(over whelmed)。

根據美國勞工統計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1999年的人口統計(Current Populations Survey)顯示,全美國總計有2千5百萬的人每週工作超過49小時,12%的人每週工作49到59小時,8.5%的人每週工作60小時以上。

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朱莉亞•休爾(Juliet Schor)在其所著的《工作過度的美國人》(The Overworked American)書中指出,90年代初期美國人每年平均工作時數,比起1967年超出163個小時;90年代末期時,差距擴大為182個小時。《為生活而工作》(Work to Live)(中文書名暫定)的作者喬.羅賓森(Joe Robinson)指出,美國人1年工作的時數,比起過勞情形嚴重的日本,還要多出2.5個星期。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