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把限制打開,是我最大的動力

採訪葉錦添比想像中容易,又比想像中困難。容易的是,他一點也沒有「美學大師」的架子,非常健談之外,說到好笑處,自己便第一個大笑起來;但困難的是,思考早已經融藝術、哲學、宗教於一體的他,言談間總是穿插著意味深遠的句子,讓人不得不暫時停下來品味,然後又得快馬加鞭,才能追上他的思路。

關於如何在創作上,不重複以往的路徑?「我的時間軸不是線性的,是圓的,」他用手比劃著說:「我是中間的圓心,以前和未來的時間都散在我旁邊,我只要這樣(用手拉來拉去),它們就會在一瞬間發生交換。」

關於下一個階段的目標,他說:「我希望把自己變成一個導體,通往我所認為的世界。把限制打開,是我最大的動力。」

關於如何讓各種不同的藝術型態在身上交融,「我是沒有中心的,」葉錦添說,「沒有中心,也可以是一種中心。」

不太容易懂,所幸,要進入葉錦添的世界,絕非只有唯一的入口。他在《臥虎藏龍》、《夜宴》、《赤壁》等電影中展現的美術品味;在現代藝術如《仲夏狂歡》個展中對現實的嘲弄與衝撞;在新書《神行陌路》裡對新東方主義的論述與探索;還有攝影、雕塑、繪畫......,從每一個面向去認識葉錦添,可能都會得到截然不同卻各自精采的答案。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