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這個紐約,強悍而多元

最近一個朋友從紐約學美術創作回國,他是我小學的同學。小時候我們一起在花蓮一個貧困區域的小學成長,全班只有3個人上大學,我們是其中兩位。這兩年聚會,才知道那個清秀安靜的小男孩,回家的時候總是伴在母親身邊,母親在大理石工廠刻花,他就在地上畫花,長大因為喜歡繪畫而保送師大美術系。兩年半前,他說,「我想到紐約繼續學習創作。」

二年半後,《CHEERS雜誌》正在做紐約的專題,而他也帶回他被紐約洗禮的畫作。從過去喜歡畫靜物花卉,到今天尋找自己的“personal voice,其中一張“dear mom,是他潛意識中對因癌症去世的母親的深深思念,感動了我。看見他的畫,我沒想到思念也可以入畫。

他的畫離自己的生命本質越近,當然離大眾的市場越遠。

而他說,「台灣的畫廊有時像號子,買畫的人第一個想的是未來有沒有漲價的空間。在紐約,不論是古典或前衛、主流或小眾,都可以找到真正欣賞他的觀眾。」

正因為如此,「在紐約掙扎是舒服的,」曾經以「給我報報」在中國時報竄紅的李巨源說,「因為有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很多人寫不出劇本想自殺,或是誰家沒錢吃飯,感覺很正常,但是在台灣就會被爸媽罵死,或是被朋友說不務正業。」他選擇在紐約的電影工業裡工作與生活。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