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迷過路,才發現幸福

59年次的詹慧君與62年次的林庭妃,懷著夢想,勇敢拋下外商銀行及鋼琴教師的優渥工作,在居民僅20幾戶的台中縣新社鄉中和村,砍掉了200棵、佔地1200坪的檳榔樹,種起薰衣草田、開起一甲地的咖啡館,將夢想與氣味相近的人一起分享。

2001年,台北市。

上午10點鐘,人車鼎沸。詹慧君在咖啡店吃完早餐、看完報紙,一身名牌套裝、蹬著高跟鞋走進民權東路,一成不變的花旗銀行辦公室。

2003年,海拔745公尺,台中縣新社鄉中和村的「薰衣草森林」。

陽光尚未普照的清晨山間,寒氣遠低於溫度計的刻度:10°C,凍得人說不出一個字。空氣很新鮮,詹慧君晨跑完,站在種滿薰衣草的紫色山丘上,大口的深呼吸。「真好,又是嶄新的一天,」眺望山谷間的薰衣草森林,她笑著對自己說。

摸索人生路

2年半之間,詹慧君從一個消費昂貴、卻買不到心靈富足的外商銀行工作人,成為身心自在的夢想實踐家。

人們驚奇,殊不知這段歷程,就像詹慧君摸索了33年的人生路一樣:摸不清方向、碰壁、折返、再碰壁、不斷求援。正如每一個興沖沖造訪薰衣草森林,卻在山中迷路的遊客。

59年次的詹慧君,天性中有一種愛作夢、愛塗寫的創作天分。環顧薰衣草森林裡的招牌、插畫、詩文,都是她構思完成的。每天早上開店前,詹慧君會蹲在餐廳的黑板前,歪著頭、握著粉筆,聚精會神地寫上當天的訴求主題。比如一個小小的蠟燭插畫旁,寫上歪斜的小字:「燭光晚宴:預約一個浪漫的約會」。

可惜的是,大學畢業進花旗銀行工作之後,她的天分卻無法發揮。「我一進花旗,我就知道我自己不適合,」詹慧君坦承。她負責審核貸款,「只要no error(不出錯)就好了,」她說。

面對瑣碎、單調的工作,當時的她,天天都想著要去哪裡吃美食、今年要去那個國家旅遊、非名牌不穿戴,藉此逃避「我到底要什麼樣的人生?」的沈重問題。

其實,這個問題,早在詹慧君求學時也遭遇過。當時她讀五專會計統計科,準備插班考大學,本想轉學繪畫,但是抵擋不了父母親殷切的傳統期望:念商科、進銀行、嫁人。於是,她一路讀大學企管系、在花旗銀行工作6年,成為父母親期望的模樣,卻不快樂。

30歲關卡

30歲,對於自我壓抑、渴望證明自我的人來說,畢竟是一個逃不掉的關卡。

2001年,就是詹慧君的關卡。

她迷戀薰衣草,連擦的香水、香皂都是薰衣草香味,常常夜半一時興起,到台北市敦化南路24小時營業的誠品書店,翻閱香草種植的書籍,以為照著書,就可以學會種薰衣草。

有一回,她讀到雜誌上介紹一位留日的薰衣草園藝家游次雄。「我看了很羨慕,也想種一畝自己的薰衣草田,」她說。於是,她鼓起勇氣打電話給游次雄,親自請教種植的方法。令人啼笑皆非的是,種植的基本常識,諸如培養土是什麼?阡插(一種植物繁殖方式:剪一段成熟枝種在土壤裡)是什麼?她都一無所知。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