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台大醫院急診部的春天

被送進急診已經夠不幸了,如果再碰到急診部亂哄哄,來為你看診的竟是菜鳥醫生……,你真的只能無語問蒼天。台大急診部經過幾年有計劃的改善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

晚上的台大醫院急診部總是特別不平靜。

2月19日晚上8點55分,救護車送來一個對急診醫師最具挑戰性的病患。81歲患有高血壓的何老先生,意外跌倒,導致嚴重腦出血。家屬先送到其他醫院急救,沒有效果,進入台大醫院的急診部重症病房,呼吸、心跳都已經停止,無生命跡象。

當晚值班的急診總醫師陳泰榕,實施CPR心肺復甦急救後,心跳回復了,但是仍然沒有呼吸。

二個小時過去了,何老先生的心跳監視器一聲又一聲地響著,醫師開始和家屬討論如何處理病人的下一步。「這樣的情況其實是回天乏術,不過家屬希望送到加護病房,觀察到明天早上,」當晚總指揮的主治醫師馬惠明說。

11點30分,何老先生被送往加護病房。家屬從第二代中年夫妻到第三代的子孫都趕來探視最後一面。

台大醫院的重擔

這樣生死交關的台大急診部,看診超量。去年到台大醫院急診的病患,高達11萬7千人,僅次馬偕醫院。為250人設計的新空間,在過年期間,除夕、初一、初二每天湧入600人以上,空間永遠不夠。

台大醫院的病人也是病情最嚴重的病人。像何老先生這樣的重症病患,佔就醫人數的8%,是全國最高的比例。

統計資料顯示,每100個病人到台大急診,大概有73人可以回家,有14人要住院,有10人是要暫留等住院,意思就是有四分之一的病人到台大醫院都無法在處理之後回家,都是非要住院的病人。

以當天晚上為例,急診部的重症病房幾乎全滿,除了第一床的何老先生,第二床是患有心臟病的91歲老先生,因為肺炎導致心臟病發作。

陳泰榕總醫師正在為他插中央靜脈導管,為的是測量心臟內的充填壓,以便精確補充心臟的水分,來調節血壓。可是痛苦的病人不斷抗拒,插管花了一段時間。老人的哀號聲伴著家屬的哄騙安慰,「你不要叫,馬上就好了,沒有做什麼,要讓你好好睡啦。」

除此以外,重症區的外科手術急救室也沒空著,正由穿著綠色手術服的外科醫生進行外傷病患的急救。

雖然整個急診重症區病人全滿、電話聲此起彼落,可是環繞著中央行政區的八床穩密的空間,井然有序。每個房間都像小型的加護病房,配備呼吸器、電擊器、監視器,可以監視心電圖、血壓。

整個重症區忙碌緊張卻安靜有序。這和2001年1月改建之前的台大急診部有天壤之別。

改建之前的急診部是全台大醫院最混亂糟糕的地方。

臨時的急難收容所

一位記者印象深刻,2年前,得了急性骨髓性白血症的父親,在家跌倒大量出血,送到台大急診部。因為沒有病床,被安置在走道。當天她心亂如麻,可是急診部的慌亂更是令她心驚:車禍流血的病人、驚聲尖叫的幼兒、自殺未遂暫留的年輕女孩,全都擠在大廳。內科外科小兒科病人,輕症重症急性的病人,都沒有分類。醫師經常找不到病人,護士就會在臨時的推床中大喊病人名字。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