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一直走,走錯路也能看到正面榜樣

「初心」,出自佛家箴言:「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意思是指一個人最初的理想、目標、準則,在經過各種歷練之後,仍能堅定不移。職場生涯長達數十年,當中有太多干擾初心的變數,宛如仙人掌般阻礙你前進,那些尖刺也許是家人、朋友、同事、環境,更多時候,可能是來自自己。疲憊、麻木、得過且過,或是面對外界的誘惑、打擊、冷嘲熱諷......,經常讓我們離自己的初心愈來愈遠,甚至忘記一開始的出發點,迷失在眼前無謂的追逐裡。為什麼有些人始終能秉持初心,不管走得多遠、多久,永遠記得自己的方向?為什麼即使出現岔路、雜音,也依舊能保持清明的心智前行?不忘初心的力量最驚人,可從他們的身上找到印證。

9月下旬,開學第二週的星期二中午,台灣大學博雅教學館可容納280人的階梯教室內座無虛席。上課鐘未響,學生都已就定位,等候老師到來。

教室後面,還有學生在詢問助教,如何才能加簽到這門課,助教無奈地搖頭表示,學生人數暴滿,已經擠不進來了。

什麼課這麼熱門?答案是通識課「生物工程導論」,開課老師是台大生物環境系統工程學系教授張文亮。

張文亮是台大備受學生推崇的教師之一,也是第一屆台大優良導師得主。每學期,只要是張文亮開的課,幾乎場場滿座,甚至還會吸引家長、校外人士、出版社編輯等前來旁聽。

但讓人意外的是,這麼優秀的教師,卻曾被台灣的教育狠狠傷害、放棄過。張文亮的人生,是不斷用痛苦、淚水、包容與付出換取得來。

曾經,他被體罰、退學又重考

從小,張文亮就是個問題學生。

小學五年級時,他因為討厭學校教育的方式,跑到教室燒毀全班的考卷;也曾用鋼筆墨水噴髒監考老師的衣服。因為過於頑劣,他常被父親打罵,有一次甚至被打到手心噴血,傷疤至今還在。

上了初中,張文亮由於太喜歡問些奇怪的問題,像是「波義耳是誰?」「安培、焦耳又是誰?」被認為態度不佳而留校察看。期間,校長曾當著全校師生的面,毫不留情地打他,最後因他不肯悔改,將他退學了。

後來,張文亮離開彰化的家,到台北念建國中學夜間部,重考一年才進入中原大學水利工程學系。

在求學的路上,張文亮始終非常弱勢。「別人看志願都是從上往下看,我是從下往上看,很快就可以找到我的名字。」張文亮苦笑地說:「我對自己的評價非常低。」

別人看他到處「惹麻煩」,但事實上,張文亮喜歡讀書,喜歡知識,喜歡思考,只是不願意按體制照單全收,對人生又有太多疑惑。「我非常不甘心,為什麼這些東西是衡量一個人的標準?標準是誰訂的?我一天到晚被打,但不懂的是我的大腦,打我的手有什麼用?」張文亮提出了一連串的問題。

不肯墜落,像鋤頭一樣不停地向前走

這些遭遇,對很多孩子來說,早已構成放棄自己的強烈理由。不過,張文亮始終沒有向環境妥協。

「我也不知道這股驅力來自哪裡,我被打擊得一塌糊塗,但就是不停往前走。」張文亮比喻:「我像個鋤頭,永遠在跟土裡看不見的石塊作戰,不管怎樣,就是一直走,一直尋找答案。」

終於,他的人生出現了轉捩點。

上了大學,張文亮遇到了影響他一生的老師,當時的國科會科學教育發展處處長毛松霖。

毛松霖和張文亮之前遇過的老師完全不同。他要求學生盡量提出問題,每週和學生談論一次。他們從政治、物理、化學、生物、音樂到謀殺案,無所不談,而談論地點就在冰果室或校園草地上。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