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工廠白領VS.都市白領

在廣東省的工業區工作的台幹,大多住在車間(生產線)隔壁、或是工廠附近的宿舍。以廠為家的他們,是「工廠白領」。

早上6點50分,廣州匯僑電子的「起床號」音樂,叫醒全廠550名員工,準備在操場集合與精神訓話。

台籍最高主管,副總經理林憲聰跟其他5名台幹,與550名員工住在同一棟古舊的宿舍大樓。三餐,跟大陸員工在同一個餐廳吃,菜色也相同。「我要讓他們覺得我們沒有差別待遇,」林憲聰說。配合工廠24小時生產,台幹假日也要輪流加班、留守。

深圳市龍華鎮,許多鴻海員工深夜下班,坐交通車回到員工宿舍。打開房門,四方的水泥牆中,塞著一張桌子、一張床,就沒有容身之地了,「最痛苦的就是只能蹲馬桶,再也不能舒服的坐在馬桶上想事情了,」一位鴻海員工說。

「工廠白領」平日趕出貨,假日最大的奢侈,就是睡到中午。起床後想出門逛逛,但是,「沒有車,就沒有腳」,台幹能去哪裡?

一方面,台幹的薪水津貼不如以往;此外,台幹不同於台商,既沒有司機接送,也沒有錢開車。

東莞沛波電子的台幹馮明典,總是騎著腳踏車,繞過廠房外一排排蹲在路邊等著找工作的人,來到東江河邊散步。

「很多人以為在大陸可以就近,聽起來很近,其實很遠,」世華銀行上海代表處首席代表鍾日迪說。從龍華的鴻海坐公車到深圳市,要花上兩個小時。從中山的緯創資通,光是開車到深圳就要兩個小時;到廣州必須轉搭巴士,費時兩、三個小時。所以,「工廠白領」身處大陸,卻少有太多機會遊賞古蹟名勝。「放假急著趕回台灣陪老婆小孩,哪有時間在大陸玩?」鴻海一位台籍主管說。

不過,也不是所有的工廠白領都過著這樣的生活。在緯創中山廠,每隔一段時間舉辦員工旅遊,假日偶有桌球或壘球競賽。有的人受制於環境,「有的人可以自得其樂,」緯創中山廠品保部主任鄭俊詠說。下班後,他會邀集其他台幹一起看DVD;另一位台幹煮了綠豆湯,一定打電話吆喝其他台幹來吃,榮膺「綠豆王子」頭銜。有人回台灣,大家就把錢湊一湊,「叫他回去簽樂透,」緯創總經理特助郭五增說。

相較於缺乏休閒、娛樂的「工廠白領」,「都市白領」雖然也「以廠為家」,卻有較多元的休閒、娛樂,可以紓解壓力。

微星科技崑山廠人資主管孫顯嶽就是典型的「都市白領」。假日不上班時,他坐計程車到崑山火車站,買張10元人民幣的硬座火車票,從崑山坐到上海市買書、逛街、看展覽,既然來到大陸工作,就到處走走看看,至今他也坐火車遊玩過蘇州、杭州等地。摩奇創意大中華區行銷總監張瑞樑住在上海市,更是精通上海的文化、生活、休閒、娛樂方式,羨煞其他「工廠白領」。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