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他們買的不是產品,而是滿足!

創新,可以改變一家公司與市場,左右企業的命運,也是解決棘手社會問題、提升人類福祉的關鍵。創新,看似隨機,其實有跡可循!必學做賈伯斯,照樣也能創新!

我在哈佛商學院二年級時,提包裡有本商學院教授克里斯汀生的《創新的兩難》(The Innovator ’s Dilemma ),而我正在修他首次開的一門實驗課程:「打造百年老店」(Building a Sustainably Successful Enterprise)。

第一次上課真是有趣。克里斯汀生緩步走進教室,身高203 公分的他得低頭彎腰才進得了門。克里斯汀生身材雖魁梧,說起話卻斯文。他說此時自己最熱中的是杜克大學籃球隊的賽事,因為他的大兒子(比克里斯汀生還高一些)在裡頭打中鋒。接著,克里斯汀生花了足足60 分鐘,用投影片講述他的研究和核心理念。

在當時,這種教學方式很不同於哈佛商學院大多數強調互動、以案例分析為主的授課方式。於是,學生漸漸感到無趣,我坐在椅子上,把身體稍稍前傾,專注地聽著內容。

克里斯汀生的研究讓我感到振奮。之前,我跟大家一樣,以為創新和成長沒有規則可循。克里斯汀生用大量的案例和學術探究來反駁這點,證明實際上存在著可以左右創新成敗的方法。這意味,透過研究及應用這些方法,可以增進創新的能力。

我很快知道,有幾位學者和創業專家共同組成了一支小團隊進行研究,旨在使創新成為一門可預測的學科。克里斯汀生正是團隊的成員之一。

「把創新變得可以預測」,這個想法立即吸引了我,原本我還不知道為什麼,後來發現,早在1995 年,我正在面對自己的「創新者兩難」時,最需要的就是像這樣有條理地了解創新。

創新受縛的成本

過去十年, 我最大的感觸就是: 我們這群「創新未竟者」(Innovation Wannabes)還真是不少啊,簡直可以組個俱樂部了。包括那些有機會創新成功、創造出新產品/服務與事業模式,最終卻未能實現企業。我母親就是這群人之一。

克里斯汀生在他的研究與著作中, 提到許多曾經傑出的公司如迪吉多(Digital Equipment Corporation)、西爾斯百貨(Sears, Roebuck and Co.)、索尼(Sony)、百視達(Blockbuster)、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的主管,也都是這個俱樂部裡的一員。很多人在私領域中也努力想要改變,最後並未成功,他們也屬於這個俱樂部。

然而,我們全都希望自己能歸屬於「創新達人」(Innovation Maestros)的那一邊。不論是幸運眷顧,抑或專業使然,少數這些人似乎深諳創新之道,最佳代表非蘋果的賈伯斯(Steve Jobs)莫屬。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