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農人的麥克風——交工樂隊

「來!我們就來唱山歌!」台上,交工樂隊主唱林生祥用客語帶頭吶喊;「好!我們就來唱山歌!」歌聲彷若彈到回音壁,台下數百人不論會不會客語,都跟著唱和...

(編按:音樂創作者林生祥以電影《大佛普拉斯》獲得2017年第54屆金馬獎最佳原創電影音樂獎及最佳原創電影歌曲獎,更多精采內容請看:專訪《大佛普拉斯》導演黃信堯:那個在大佛裡敲的人,說不定就是你

鄉親,大馬路走端正

鎮暴警察多,不用怕

就當作自家的子弟

立法院這麼尷尬,沒關係,

就當作自家的三合院

來!我們就來唱山歌,好不好?

唱啊到高樓變青山 唱啊到大路變河流

──交工樂隊,1999,〈我等就來唱山歌〉

「來!我們就來唱山歌!」台上,交工樂隊主唱林生祥用客語帶頭吶喊;「好!我們就來唱山歌!」歌聲彷若彈到回音壁,台下數百人不論會不會客語,都跟著唱和。

今年5月,交工樂隊第一次舉辦全省校園巡迴,幾乎場場爆滿。在台大表演時,還有百餘人沒位子坐,將走道擠得水洩不通,其中不乏上班族。在世新大學演出的最後一場,一位老阿婆也跑來聽交工。

聽交工的歌,很少有人不被那些時而吶喊、時而低迴的詞曲震懾住的。

2000年金曲獎評審楊中衡,聽過交工的音樂後,除了被音樂所展現出強悍的生命力深深震撼外,對於他們將客家山歌、八音、搖滾、民歌揉合,用現代音樂語法詮釋傳統音樂的效果,感到「不可思議」。

2000年,交工以《我等就來唱山歌》及同名專輯,獲得金曲獎最佳作曲及最佳製作人兩項大獎。

今年5月,他們的《菊花夜行軍》專輯,更得到金曲獎最佳團體獎,擊敗刺客、四分衛、五月天等團體。

《我等就來唱山歌》記的是美濃鄉親反水庫的心情與歷史,《菊花夜行軍》描寫的則是農民在都市打拼10年未成,決定返鄉落腳耕種、娶外籍新娘的糾結心情。

他們沒有大唱片公司的支持,沒有現代的錄音設備。他們以客家傳統樂器與語言,融合現代搖滾音樂,創作出為美濃農民發聲的詞曲。

菸樓錄音獨特質感

6月初,乾旱的北台灣下了一陣大雨。

磅礡的雨聲打在淡水瓦窯坑三合院的門前、屋頂上,中斷了一場錄音。

「我們得看天吃飯的,」不能錄音,交工樂隊的團長兼主唱林生祥邊趁著雨勢洗刷門前石椅,邊自我解嘲。

這裡是交工樂隊在淡水的臨時錄音室。三合院側翼一進門的小客廳,有台錄音用的耳機、電腦。再往裡進的臥室,和式木地板上擺置著收音用的麥克風。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