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蔡明亮:用熱情來反省人際的疏離

我拍那麼多這種議題,其實是在點醒自己,一定要敏感。敏感才可以感覺到愛,感覺到人的善意。即使是陌生人,你如果敏感都可以感覺到滿好的感覺。

蔡明亮,45歲。1994年以坎城影展首獎之作《愛情萬歲》崛起於國際影壇。三年後他的《河流》又獲得世界三大影展之一的柏林影展評審團大獎,新作《你那邊幾點》也得到坎城影展高等技術獎。

他是馬來西亞人,長年居住於台灣。對於國際知名的影展與影評人而言,他是一個道地的台灣人。

「以前很怕離開台灣,馬來西亞好像是異鄉,」蔡明亮感觸著。

他的電影都是以懷舊、甚至帶點腐朽的華麗,描寫台北大都會,盡是台北人的孤獨、疏離。

初見蔡明亮的本人,卻被他厚實的擁抱所驚嚇,更詫異於他對合作班底超烈度的熊熊熱情。

這般熱情的人怎有那般冷冽的作品?「拍電影就像是燒窯,需要有熱情的過程,才會有冷卻的部分,」蔡明亮娓娓道來。

他的電影像面鏡子,反映著人生,看倌用自我經驗解讀他的影像。

你可以相信影評人解說那種現代人的孤獨,也可以進入他想表現的更積極的一種態度,人要敏感。

「現代人無論如何用強悍、冷漠來保護自己,都需要在困境裡找出口,需要被安慰,」蔡明亮的電影真正想說的是這些。

他的電影讓許多人瞭解到生活中的敏感。而人生的慰藉正需要敏感的心,敏感自己的狀態,敏感於生活裡其實充滿了他人的善意與愛。

你的電影裡最常探討的是人本質上都是孤獨的,而人際關係也是疏離的,為什麼?

其實我從小就不懂得如何處理人際關係。生活是自己選擇的,這是基於自不自在,舒不舒服,生活基本上是各取所需,有的人一定要在熱鬧中找尋生活,認為那是公認比較安全的地方。

我想講的是,孤獨本質不是不好,許多是社會價值判斷給我們的包袱。現在市面上出現許多研究孤獨或獨身的書,以前這些東西都不被提到,提起的時候都是用比較狹隘、負面與晦澀的方式,或者覺得這樣的人有問題,不正常。

我從小就很獨立,不太依賴人際關係。但是我一樣覺得自己周圍充滿了愛,不管是溺愛或寵愛。

我家庭是很保守而單純的,父親很權威,但頂多也只是管我的外在行為,比如說他要你去理頭髮或不要穿喇叭褲,可是你穿了他很不高興,但也不會阻止你,或是像同學的父親一樣把喇叭褲剪掉。

就像我來台灣讀戲劇這件事,他心裡是抗拒的,但是沒有作出抗拒的行為,只跟我分析讀商科出路比較好,我也感覺讀戲劇沒有出路,但是後來我一心一意要讀戲劇時,他只來一封信說:「反正我鞭長莫及,隨便你。」

我爸爸是個很細膩的人,他花了十幾年來適應我的選擇,雖然他很擔心我。

你的家庭聽起來還是很溫暖的,這跟孤獨或人際疏離有什麼關係?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