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誰在處罰老師?

當訐譙龍高唱「老師不要打我的臉」的時候,你可能想像不到,現代的老師,到底承受多少來自四面八方的壓力……

還記得小時候,老師總是高高在上,不怒而威,一聲咳嗽,全班就不敢說話。

老師似乎也是萬事通,小從幫學生擦鼻涕,大至評論社會時事,事事都難不倒老師。

曾幾何時,老師變成大家都可以批評的箭靶。日前,網路虛擬流行樂手訐譙龍的「老師不要打我的臉」歌詞,引發社會團體的抗議。

歌詞中描述,有個老師打了學生的臉,所以生下來的孩子沒屁眼。受到抨擊的業者表示,歌詞是為了探討學校的體罰問題,並無批評無肛症病患的意思。

從前,老師體罰學生似乎是天經地義的事。但漸漸地,體罰學生變成禁條,甚至,在教學過程中許多無形的壓力,似乎反而在體罰老師。

今年5月底,台北市議員李彥秀發表了一項針對台北市教師的調查結果,顯示約有27%的教師面臨潛在性的憂鬱症危機,需要尋求專業機構或醫師協助。

調查結果令人驚訝,也引起各界不同的反應。台灣師範大學實習輔導處處長高強華甚至認為,這份資料算是比較保守的,心理不適應的教師比例應該更高。全國教師會諮商輔導處處長楊益風則引用相關資料表示,一般人有憂鬱症傾向的比例約為6%至8%,教師的憂鬱症傾向甚至已經超過職業病關聯標準。

站在教師會的立場,希望能有機制協助不適應的老師抒解壓力,但家長卻有另一層憂慮。台北市家長協會理事長蕭菊英指出,一般職場上也會遇到情緒管理不佳的工作人,負面影響頂多波及同事;她擔心心理適應不佳的老師,會將負面情緒反應到成長中的學子身上。

另一方面,在經濟不景氣的環節下,看中老師在薪水、休假與福利的保障,仍然有許多人想要擠進老師這個圈子裡。

老師的飯碗越來越難捧,會考試的人不見得能勝任老師,在圈外的人或許也不能體會當老師的辛苦。究竟是社會給老師的壓力越來越大?還是老師本身不願改變自己,以致於不能適應社會期待?

資淺老師必須克服現實衝擊

老師工作壓力來源有許多,因著教學年資而有不同的困擾。年輕的老師,面臨的是經驗不足的問題。「新老師一定會有reality shock(受到現實震撼),」輔導實習老師有多年經驗的高強華表示。

曾在國中任教的鄭淑華表示,她實習那年就帶到所謂「後段班」,第一個月就曾有不想當老師的念頭。在台北縣毅學國中任教的黃翠鳳回想起剛開始教書前幾年的挫折時說道:「第一年會哭,第二年會掉兩、三滴眼淚,第三年以後就不會難過了。」她承認,前三年是最困難的,但帶完三年後,就會摸清楚學生的「步數」,以後就能夠駕輕就熟。

鄭淑華也肯定自己那一年的磨練,因為第一年就帶到最「牛」的班,往後帶班起來就輕鬆多了。她根據自己的經驗指出,由於當老師的人當學生時多半身處前段班,不熟悉與這樣的學生溝通,但後段班的學生有時不能用「理」就能溝通,必須動之以「情」。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