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網路零度 夢想不退燒

擁抱網路世界的四種方式- 在多變詭譎的網路世界,成功和挫敗,常常只是一線之隔。 四位過來人以不同的生命經驗告訴你,他們如何在目前零度的網路世界中,繼續燃燒自己的夢想。

「做網路就像追女朋友。告白了,至少我還有五○%的機會,」蘇哲弘瞪大眼睛認真地說。

三十歲的蘇哲弘,觀光管理系畢業,在國內一家規模中型的廣告公司工作。今年初,他遇到了令他心動的對象,不是女朋友,而是「網路創業」。

「網路可以創業,可以改寫我的人生,」這個念頭不知道振奮了多少像蘇哲弘一樣,過去學的是「非科技」的人。在電子、資訊業引領風騷十多年後,這是第一次,非科技領域的人,有機會利用新科技來翻身。

「如果不抓緊這個機會,會活得很沒尊嚴,」蘇哲弘說。他接著強調,「我已經三十歲了。」

三十歲,對網路時代的男性,成為帶有威脅性的年齡指標。原本只要求「而立」的三十歲,卻因為「網路新貴」的加入,把低標拉成高標。進廣告公司四年,卻仍只是資深AE的蘇哲弘,自然希望藉網路迅速攀升。

網路是生涯轉捩點?

蘇哲弘的網路創業計劃,是一套網路廣告的機制,可以讓廣告商、網站經營者各取所需。這個計劃誕生的同時,他原本平靜的生活也開始分裂。

廣告公司裡的他,盡量不加班,「做到七十分就好」﹔下了班的他,立刻化身為老闆,賣力地招兵買馬、寫營運計劃書、找金主。「就像外遇一樣,」他形容,「有時候對公司會有罪惡感,但叫我放棄我做不到。」

長期的兩頭拉扯其實令蘇哲弘精疲力竭。問他到底要什麼,除了希望有一個「可以讓他發光的舞台」,他坦白說,「我要錢。」

「我想買房子、買車子、娶老婆,我只想過好一點的日子,這並沒錯吧!」他聳聳肩,「反正我也不可能發明相對論,我只要日子舒服一點。」

至今,這個理想還未實現,難題卻先接踵而至。

首先是和技術團隊無法合作。「我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蘇哲弘搖頭,「只要兩個技術人員開始對話,我就覺得來到了火星。」無法掌握技術,是「非科技人」網路創業時最常面臨的窘境。

藍籌股也沒有人投資

技術問題還沒解決,又遇到網路股狂瀉,資金難求。

「創投只投可以立刻獲利的,我的是藍籌股,穩扎穩打,卻沒有人投,」他不平地說。

更光怪陸離的是,有營造商願意投三千萬,卻有十六個股東,「他們什麼都不懂,卻什麼都想做,」蘇哲弘忍痛推掉這三千萬,「他們只讓我想到『葡式蛋塔』。」

而廣告公司的工作,更有如雪上加霜。

在公司四年多,按「行情」本應升為經理,最近老闆卻反悔,「我覺得你心不在這裡,這份工作對你好像可有可無。」

九個月下來,蘇哲弘的心情有如洗三溫暖,身邊無數的人「陣亡」,放棄網路創業,他卻始終不灰心。「朋友說我像打不死的蟑螂,」他有點難為情地笑,可是當談起營運模式,他的眼睛又立刻發亮,臉也因熱切而漲紅。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