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空服員的美麗與哀愁

無垠的天空,是空服員工作的原動力。美貌與高薪,吸引一般人的目光。笑容之後,可知道他們也有著煩惱與哀愁?

深夜十一點十五分,多數人已準備就寢,十八位身穿紫色改良式旗袍的空服員,卻急急趕到台北華航空服站集合。五十分鐘內,她們必須趕到中正機場,為服務凌晨一點三十五分飛往關島的班機做準備。

空服員必須嚴守紀律,遲到五分鐘,可能就拉班換人。「我永遠記得,得在飛機起飛兩個小時又二十分鐘前,抵達華航空服處報到,」曾經在華航飛了七年, 現任知風草文教服務協會理事長的楊蔚齡說。

一般人看得到空服員的光鮮,卻看不見他們的辛苦。

辛苦,藏在笑容後

美貌加上高薪,是第一印象,也是不少年輕男女嚮往的對象。以華航今年四月份的招考為例,預計招收名額為兩百人,結果卻有四千多人報考,錄取率僅百分之五,錄取後的基本收入也高達四萬元以上。

無垠的天空,是另一個誘惑。華航空服處處長周正剛說:「多數人報考空服員,都是想藉著飛行到處去旅行。」

有多少工作可以讓一個人在最年輕、最缺乏資源時,免費走遍全世界呢?所以,競爭激烈成為必然。

特別在一九五○年代,台灣只有四家民航公司,除了陳納德將軍創建的民用航空隊(CAT,Civil Air Transportation),就只有復興、遠東及華航這三家。民航班次少,需要的空服員也不多,擔任空服員者,多半屬於具特殊背景的人。

以華航為例,第一、二批次的空服員,多半來自軍方轉任;第三批次以降,才正式開放對外招考。但對外招考不表示標準降低,中國小姐曹開武、趙令瑜、涂咪咪都在這時期進入空服業。空服員給人高人一等、美麗化身的印象。

當然,現在空服員的招考標準依然很高,但外貌已經不再是評選重點,反而要求親切的服務態度。等到民國七十七年,政府開放天空,成為空服員的機會變多,這個職業也就不再高不可攀。

空服員的進入門檻降低,進入後的工作量也增加了。

早期的服務觀念並未普及,空服員的工作,著重在基本的安全需求,協助飛航安全、幫助旅客順利逃生,服務還在其次。

現在就不同了,空服員要在狹小空間中迅速完成繁重的服務工作。以長榮為例,一個經濟艙的空服員平均需要服務二十五位乘客,一趟十幾個小時的旅程, 要供餐兩到三次。辛苦工作的烙印,藏在親切笑臉後。

為了快速的供應熱騰騰的餐點,許多空服員的手臂上,都有燙傷的疤痕。指著手臂上的紅色疤痕,曾經在華航服務八年的楊筱瑄說:「有些人更嚴重,甚至長年穿長袖遮掩。」現在她轉業進入網路公司工作。

長程飛行中,休息時間少,空間更少。若飛機尾端有休息室,空服員還能進去那個十坪大、僅容六人躺臥或半坐的空間裡睡個覺。否則只能坐在一般座位上稍事歇息。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