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新聞的延伸還是內幕爆料?

越來越多談話節目,邀請記者上電視節目發表評論。 平面媒體記者上電視,究竟是職業角色的延伸,還是對專業的損害?

晚上8點到12點,打開電視,正是各談話節目百家爭鳴之際。幾位「熟知新聞內幕」的平面媒體記者免不了成為座上賓。於是,週一到週五的下午3點以後,許多記者多了新的行程:上攝影棚錄影。

離開《聯合晚報》後,在ET Today服務時的范立達,最高紀錄曾經一個星期趕9場錄影。「有點像藝人在趕場,回想起來有點悲哀,」現在已經是節目主持人的范立達搖頭。

一名電視節目的執行製作回憶,前一陣子,中時報系的創辦人過世,原本一些常上電視節目的該報系記者忙著處理社內新聞,沒時間接通告,不過其他報系的記者也沒閒著,頓時成為各節目搶手來賓。

知名節目主持人周玉蔻在和家人朋友聊天時發現,一些常上電視的平面媒體記者大名,大家都琅琅上口,知名度不輸主持人。

不過,一些政治評論節目成功後,也大量被複製到其他類型節目。從生活、八卦,甚至算命節目,都可以見到掛著「資深新聞工作者」名銜的記者身影。

另一方面,在某些主持人高明逼問技巧下,許多平日在報上不易見到的內幕消息,有意或無意間透過記者的嘴「露了餡」。

這些麻辣內容,固然給許多觀眾下班後的腦袋不錯的「馬殺雞」;但另一方面,記者過於「險要」的談話內容,也引來爭議。而由於節目過多,許多記者「撈過界」談論一些非主跑路線的話題,也被視為有損專業。

平面記者上電視節目評論,究竟是職業角色的延伸,還是對專業的損害?

知道的比寫出來的多

6年前,李豔秋主持的「顛覆新聞」,首開邀請平面記者上電視節目的先例。

剛結束「新聞夜總會」錄影,才在節目中與來賓消遣阿扁的寫真集與「蛇行路線」的廣告,李豔秋回憶,自己在華視負責晚間新聞時,常常覺得記者回來說的消息都比新聞本身內容還有趣。「我那時就想,如果以後有機會做節目,一定要找記者來講講新聞周邊的事,」李豔秋說。

一開始,只是想找幾位線上記者編寫另類的新聞片頭稿,有一次在討論時,看到「人如其文」的唐湘龍和范立達兩人拌嘴,李豔秋不禁靈機一動,乾脆直接讓這幾位記者上節目說新聞。

當時幾個固定班底如唐湘龍、范立達、鄭弘儀,甚至偶爾來代班的陳立宏、陳鳳馨等,現在都已經是廣播或電視節目主持人。

「顛覆新聞」節目模式成功以後,其他節目當然也陸續跟進。在選舉期間,這類節目更是大受歡迎。

打開電視,在節目裡侃侃而談的幾位記者,都是些熟面孔,算一算不過20人。對於邀請記者,節目製作單位有一套標準。

「最基本的『口條』要好。我們只找有資歷的記者,而且會觀察在報上、其他頻道表現一段時間才邀請,」同類節目中收視居冠的「新聞駭客」製作人殷羽凡說。「口條好」指的就是口齒、言語邏輯清晰。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