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尤努斯×林懷民:擁抱失敗,你才有機會成長

尤努斯與林懷民,兩個來自不同國家、不同領域,看似沒有交集的名字,卻有個最動人的共通點:他們都選擇走條不同的路,致力於以一己之力改變社會、改變世界。

4月13日,兩人在台灣尤努斯基金會籌備處安排下首度同台,透過《天下》雜誌社長吳迎春的主持,展開觀點的精采碰撞。

如何勇敢做出和別人不同的選擇?

尤努斯(以下簡稱尤):因為失望,我選擇走一條不同的路。

1971年孟加拉脫離巴基斯坦獨立,那時候我跟林懷民先生一樣,剛從美國回到自己的國家,在大學擔任經濟系教授。2年後,發生大饑荒,很多人餓死,我開始覺得原本深信的經濟學理論就像是童話故事,無法應用在實際生活上。所以,我走出校園,走進村莊,希望讓自己成為一個有用的人。

我開始借窮人錢,創辦格萊珉銀行。我的學生們變成我的同事,一起在鄉村幫助窮人。當時,我給自己2年時間,如果失敗了,我就再回學校教書。但是我從此沒有再回到校園過,最後也辭職了。

林懷民(以下簡稱林):創辦雲門舞集4年後,我決定辭去政治大學的教職。那時候西洋語文學系系主任是余光中先生,他問我:「才教了幾年,就要辭職?」那是一個安穩的工作,沒人這樣辭職。

我父親也對我說:「你要知道,跳舞是乞丐的行業。」我聽了並沒有跳腳,因為這句話是一種警告。

我從第一天開始就知道,除了要把舞蹈做好以外,不能讓雲門的舞者沒有飯吃。

如何對「成功」下定義?

尤:衡量成功,要看你的目標是什麼。我想要成為一個有用的人,往這個方向努力並且做到,我就是成功了。

林:我的字典裡面沒有「成功」這兩個字。

一個編舞家最大的榮耀跟處罰是連體嬰:他編的舞有人看,必須不斷的演,也只好不斷的看。像《流浪者之歌》,我看了20年了,常常坐立難安,因為每一次看,都看到當中的千瘡百孔。我從來沒有成功過。

這輩子遇到最大的失敗是什麼?

尤:我隨時準備好迎接失敗。失敗並不能阻止我往前走,因為我做的事情沒有教科書可以教我。

沒有規則這件事讓我變得強壯,讓我隨時都要準備面對最壞的情況。

失敗是過程的一部份,一旦懂得擁抱失敗,便會成長,反而知道如何從失敗中找到成功的方法。

林:挫折跟失敗是理所當然,永遠在那裡,要認為理所當然。

我從14歲開始在《聯合報》發表小說,開始投稿後,也會被退稿。不過,被《聯合報》退稿,我就再丟《中國時報》,真的沒人要就算了(笑)。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