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你幸福嗎?」最簡單、卻也是婚姻中最難回答的問題

你幸福嗎?這個最簡單的問題,許多在婚姻中的人卻難以回答。「我很幸福。但是……」曾幾何時,我們對婚姻的描述,多了個輕描淡寫、又意味深長的「但是」。為什麼應該有的幸福,轉瞬間就變了樣?你可知道,這是現代夫妻心照不宣的共謀…

安迪是我先生約翰的熟人,四十歲出頭,非常聰明、好奇和詼諧。他有一個相夫教子的好太太,全職在家照顧兩個孩子。然而,安迪和我先生在聊天時,常聊著聊著,就口無遮攔地談起他的婚姻。

話閘子一開,他會說出諸如此類的話:「我需要找個陌生女子,在飯店房間搞一下午!」當然,他沒有採取行動。或者他會說:「有時我會問自己,我不開車壓死這女人,怎麼熬過今天?」他目不轉睛地望著約翰,然後補一句:「我是說真的。」當然,他不是認真的,不完全是。

儘管語不驚人死不休,安迪絕對不是一個打老婆或壞脾氣、愛找碴的丈夫。他盡責、體貼,甚至有點怕老婆。用所有標準來看,他的婚姻運作良好、穩定且滿足。但同時,其他方面又有所欠缺,疲憊倦怠、了無生氣。

在逼問下,他會說,這個婚姻對他來說夠好了。但有些時刻,安迪會幽幽地、幾乎帶著哲理地說出心中疑惑:「最好的情況,不過如此嗎?」

我的朋友蘿拉結婚十年以上,同樣充滿矛盾。一晚,她會悔恨地思索,她留在婚姻裡是否只因為她缺乏「離婚的勇氣」。另一晚,她會申明對她丈夫的愛和感情,並推測婚姻是賜給人生「常數」的「禮物」。

其他時刻,她會恢復務實態度和責任感,並說:「對我們某些人來說,婚姻是同甘共苦、至死不渝。如果是苦,那就苦吧!那是你的命。」

無數妻子和丈夫每天經歷這些感受,他們私下自問一個問題,和巴爾的摩金鶯隊經理厄爾‧威佛(Earl Weaver)問當時在比賽中屢屢失誤,日後進入棒球名人堂的投手吉姆‧帕瑪(Jim Palmer)的問題差不多:「你到底會不會進步?還是你的本事只有這麼多?」但沒有人有答案,大家在背地裡同樣困擾於一個感覺:自己的婚姻有些地方不對勁,可能無法矯正,以後也不會變得更好。

整體來看,整個婚姻最好的情況確實不過如此。這些夫妻悲哀,但不到悲慘的地步;失望,但並非慣性不快樂。精神科醫生會形容他們的婚姻為「憂鬱」:他們有徘徊不去的悲哀,但通常缺乏明顯、具體的理由。

這些憂鬱夫妻也許不記得他們曾經對婚姻有過的夢想,但夢想不曾遺忘他們,更陰魂不散地糾纏著他們。

他們知道,這不是配偶或自己的錯,結婚幾年下來,婚姻變成比較像第三者,有自己的人格和生命。它不能簡化為創造它的夫妻兩人的總和,如同子女不能簡化為父母兩人的總和般。

我非常了解這些人,因為他們的想法,也是我的想法。如果你剛好也對婚姻獲致這個令人不安的領悟,你一定知道接下來的操練:你跟自己搏鬥,夜深人靜時,你一邊自問「這輩子就這樣過下去嗎?」,一邊撻伐自己居然敢問這個問題。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