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是熱血判官,也是快樂的螺絲釘

棒球,台灣人最愛的運動之一。除了球員,球場上的另一重要角色「裁判」,需要什麼樣的能力才可勝任?

我是台灣第一位站上球場的女性棒球裁判。除了比賽期間、固定站在捕手身後的那幾個小時,也許很多人會好奇:平常還要做什麼?

其實,這份工作非常仰賴「自我管理」。唯有自發性的去做體能訓練、參加海外培訓、多和同業交流,才會換來更多出場機會。對裁判而言,累積經驗就是讓自己提升的不二法門。

簡單來說,我的工作可以分成「比賽中」、「比賽前後」跟「個人訓練」3個部份。在球員揮棒的短短幾秒間,體力、經驗、技術和球感缺一不可,不僅是這份工作最大的考驗,也是最教人熱血沸騰的時刻。

比如說,球一出手,我的腦中就得飛快計算:「投手平常的球路是什麼?目前幾比幾?時間剩多少?場上有幾人?」球員揮棒後,同樣的問題再想過一遍,身體更要同步做出反應,得事先衝到球將落下的位置,選好角度等待,避免擋到球員。所以我要跑、要全程盯著球、要避開視線死角,這都得靠經驗來判斷,時間久了,才會變成直覺,讓身體自己動起來。每場比賽動輒3小時起跳,對女性的體力更是挑戰。

比賽前,我通常得提早1小時到場,不同層級的比賽,規則會有細微差異,需要跟裁判團隊再次確認。賽後當然也有內部檢討,哪個判決不夠恰當、哪項規則還有討論空間,都得提出來反覆確認。

人脈附加價值高,以專業贏得尊敬

除了中華職棒大聯盟之外,台灣目前並沒有其他「正職」裁判的職缺,多數甲、乙組賽事的裁判都以兼職為主,缺乏系統性的組織或培訓,所以,持之以恆的自我訓練也就愈顯重要。

此外,棒球是個非常「陽盛陰衰」的場域。剛開始執法的前兩年,被趕出球場、被其他裁判冷嘲熱諷、甚至被說「這護具從來都不是為女人設計的!」對我都是家常便飯。但是,日本和歐美都不乏女性成為優秀裁判的例子,所以我始終相信,棒球不會騙人,只要用心提升專業,終能獲得球員與觀眾的尊敬。

老實說,棒球裁判收入不算太優渥,但它在人脈、經歷與視野的附加價值都很高。當然,最大的前提,是得真心熱愛棒球──以身為球場上的「螺絲釘」為傲,協助比賽順利進行,並享受觀眾「享受這場比賽」的神情。對我而言,就是最大的成就感來源!

劉柏君,1979年次,台北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政治大學宗教研究所畢業。從小喜愛棒球,靠自學由業餘棒球裁判、中華隊與外國棒球隊翻譯開始做起,現為台灣首位國際棒球女裁判。也因自幼具靈視能力,曾任靈媒,著有《靈界的譯者》等書。

Baseball Umpire
About棒球裁判

雜誌全文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