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換隱藏選單

【Part 1】對自己的健康/人生/家人,才有「責任制」這回事

  • 楓糖地瓜
  • Web only
  • 圖片來源:Kalexanderson@flickr
最近網路上知名部落客「三分鐘熱度」發表責任制,阻礙國家社會進步一文後,引發網友熱烈討論有關「責任制」對台灣及企業的影響。

先聲明:每個人的立場不同、人生經歷不同,一個議題本來就會有正反兩面的聲音。我說的完全只是我個人體驗與經歷過的。網友們可以不同意不認同,你可以關視窗離開,但也可以選擇看我怎麼一路走來,怎麼面對「責任制」。

基本上,我心靈上與精神上都極度反對「責任制」,但是我也必須坦承,在台灣這個環境中,要做到完全拒絕「責任制」不是單打獨鬥可以完成。

「責任制」的影響層面已經是社會價值觀的問題,是一種「集體意識」,其可怕在於「集體意識」可以殺人於無形,讓你習慣一切折磨,到最後死得不明不白,都還以為自己是壯烈犧牲。

我有什麼資格可以放這個屁?因為我曾經是加班狂人。

本人我離開台灣前,有六、七年的時間,曾經在「加班程度相當恐怖」的「廣告公司」與「電視台/傳播圈」待過,加班對我來說真的是家常便飯,甚至在我來加拿大之前,離開公司的當天,吃完離職蛋糕、發表完離職感言之後,我還在聯絡廠商交辦事情,離職後還有人繼續打電話給我,這就是我的加班人生。

我的加班人生,從我第一份廣告公司的工作開始:「奧美廣告業務執行」。

我記得非常清楚,面試的時候我被問到:「你可以接受加班嗎?」我說:「可以」。

面試官說:「即使每天到十點、十一點,週一到週五,週末假日還要來加班,這樣也可以?」奧美廣告耶!多少大傳系畢業的學生,盼望著這個面試機會,就算我加班到爆肝爆肺,我都要咬牙硬撐!我點頭、堅定地說:「我可以。」

面試官又說:「即使你老爸老媽反對你夜夜加班,你還是可以?」我回:「我會說服我的爸媽,你不用擔心。」

這是真的。我不知道我是不是憑著這股堅定跟企圖心,被面試官覺得我是童養媳,可以磨可以操可以用到死,所以當年我是唯二的應屆畢業生被錄取進奧美廣告,另一個好運的同事是堂堂政大企管系,我只是區區輔大廣告系。所以當我被錄取的那一刻,我知道我就算加班到死,我也要撐著。

當時我還住在基隆,每天通車往返台北與基隆,最後一班從聯合報發車是晚上11點40左右,所以我天天都在趕那班車直到我離職的那一天。我常在客運上睡到基隆站還被司機叫醒,把家當旅館的日子一年之後,我臉上長了一堆痘痘、一臉憔悴、脾氣火爆。

某天,媽媽說:「你可以不要做這份工作了嗎?有必要弄成這樣嗎?」那天早上到公司去時,一坐下來我在辦公室大哭,一整個早上三個小時,我邊上班邊哭,哭到嚇死隔壁同事。

我跟我的主管說:「我媽媽……要我不要幹了。」主管點點頭,只說:「好,我知道,我會解決。」(雖然最後還是無力解決)

WEB ONLY

全文完,覺得不過癮嗎?您可以:

善意商機

AAMA台北搖籃計畫共同創辦人顏漏有

市場洞察v.s好感度經營

CAMA咖啡創辦人何炳霖

生涯顧問

江振誠

用10年記錄這個世代的台灣味

張慧慈

我想追求過去因為拼經濟被放棄的事

潮課名師

最新評論

你是哪種族群?

提醒

本網頁已閒置超過三分鐘,請點擊 關閉 或任一空白處,即可回到網頁。

關閉廣告